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神様、お願い (07---「次ノ願」)

展示我幼儿园不及的文笔的时候到了!
人物巨ooc慎入…
手残,见谅
以下为大白👇






































07---「次ノ願」



“没想到,一个神明居然敢对人类动手,哈哈哈哈哈!不过没关系,我也已经吸收了足够的能量,你一个小小的神,拦不住我的!”天空中巨大的黑紫色球体,在爆豪胜己把被附身的人类都弄晕后现身了。


“切!别给在哪bb,现在没了人类给你当挡箭牌,老子还能弄不死你?”


“那就来试试啊!”


巨龙和射出黑色的气体缠斗在一起,爆豪胜己则是用神力凝聚出一把武士刀,砍向了黑色球体。但是那些黑气真的是太过烦人,他的视线被完全的遮挡,于是只能暂时的后退,在确认好目标后将神力化为小刀,远程操纵它们去攻击。


“怎么了?就这点本事?嗯?”


“啧……”这些黑气真是没完没了了,不仅能化成武器进攻,还能形成很有弹性的墙壁抵挡攻击。


“分神可不好呢。"


“操!”突然感觉神力一颤,他一回头就发现无数个巨大的紫黑色利刺正不断地向着保护大社的结节刺下去。爆豪胜己只能让巨龙放弃跟黑雾的颤抖,转过来去解决那些黑刺。这下子就只剩他一个人跟这个灾厄的本体对抗了。


然而战斗的时间拖得越长,就对他越不利,毕竟神力再怎么多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虽然之前有接收到了部分主神的神力,但是几乎都用在结界上面了。这样就算万一有什么意外,他消失后主神的神力也还是会存在,至少还能再拖延一点时间。


从刚才开始他就在有意识地控制神力的消耗速度,但还是抵不上那个家伙积攒下来的那么多人类的怨气。爆豪胜己被黑气卷起甩到了结界边上,但是脑子最先反应的不是身上的疼痛,而是那个家伙傻笑的脸。


他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信仰者·······


“咳、废久?”


“小胜!!!”


原来不是疼出幻觉了,看着结界里面慌张的脸,爆豪胜己笑了出声。怎么能让废久露出这种表情,他可是个神,哪用得上人类担心。


抬手抹掉了嘴角的血迹,爆豪调动了一点神力恢复伤口,然后再次冲了上去。


“不行,这样下去····“绿谷看着对方嘴角流出血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一个神明按理说如果有足够的神力的话,应该在受伤后很快就能把伤治好。但是刚才爆豪明显是没有第一时间调动神力去疗伤,果然是因为神力不够的原因么。


“就没有别的办法?”其他的神明现在也处在神力被封印的状态,结界中的人们现在也无法到小胜的祠堂前去祈愿,怎么办?


“主神大人,没有什么办法能彻底的一口气净化掉所有的灾厄么?”


“现在这个灾厄的力量的源头,正是那些被霉运附身的人类身上的怨气,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神力,能一口气给那些人类带来足够的幸福感,消除掉那些人的怨恨的话,那个灾厄的力量就会消减,紧接着再去直接消灭掉那个本体就好了。”


“还是神力的问题么?”


“倒也不只是神力的缘故,而是本身每个神明就会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比如有比较擅长在事业方面给予帮助的神明,也有比较擅长解决恋爱问题神明,还有管理财运的神明。但不管怎么的说,这些神明的能力太过分散,单凭任何一位都无法做到一次解决所有被附身的人类的怨气。而且·····”主神说着抬起手,上面一点点凝聚起来的神力还没出几秒就又散去。


“当初我就曾经觉得一个人真的是太无趣了,所以就从神力中分离出了一部分,也就是子神。那个小家伙明明看起来软软的,有的时候却倔的要命。为了【幸】和【运】而诞生的祈福的神明,其实正是眼前这个东西最大的克星。只可惜那孩子已经,不在了啊。”


顺着主神的视线,绿谷看着身后荒凉颓败的大社。刚想开口再问点什么的绿谷就被“砰”的一声打断。爆豪胜己又一次被甩到了结界上,明明连用来恢复伤口的神力都没有了,为什么偏偏还要坚持!


”小胜、小胜!“但是他有能做什么呢?他绿谷出就到头来不就是一个人类而已么?


“咳、”爆豪胜己一歪头把嘴里的血吐了出去,“都说了不用你担心了,老子不会有事的,也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别再站起来了,求你了,小胜!可是他又有什么权力来开口,为什么偏偏他是个人类呢?为什么!一拳直接锤到了地上,他抬起头,眼前一片模糊,但唯独那个人的身影是这么的清晰。


神是由人类的信仰而得以在人界存在和获得力量的,所以在人类对这个神失去信任或者产生不满的时候,这个神明就会变得很虚弱,甚至是消失。但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真的如此虔诚的许下愿望,如此的渴望神明降临的话,神也一定会给予回应。


突然脑海里就蹦出了这些话,绿谷也顾不上自己锤出血的拳头,直接起身飞奔向大社内。绿谷伸手捧起那块儿放在祠堂中央的石头,上面的绳结依旧是断掉的。他小心翼翼的将绳子重新连接起来,然后将石头又放回到了祠堂里。他退后几步,走到了平时神社里面祭拜的位置,直愣愣的往下一跪,膝盖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声音让人听着就感觉到痛。


“拜托了!求求您。”他头死死的贴在地面上,然后闭上双眼,如此真诚的恳求着。但是,那个石块儿毫无反应。绿谷抬起头然后再次用力的磕下,嘴里祈祷的话语就没有停歇过。


温热的液体从额头顺着鼻尖滴落到地上,但是他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因为绿谷出久能做到的,不也就只有这一点事了么?但是神啊,为何您还是不肯降临?


他甚至感觉到了无力,这些他所做的一切,就仿佛是无用功,可是就算有这一点点的希望,也必须要接着坚持下去。


突然外面传来了很多孩子哭泣的声音,还有人们惊慌的对话声。他站起身,然后捧起了那块石头。原本有些红肿起来的眼睛,因为血而导致视线更加模糊,他跌跌撞撞地出了祠堂。这或许是生活在平安世界中的绿谷出久一辈子有可能能无法看到的画面,结界已经开始被利刺刺穿,小龙也被订在了一旁的山上,结界内的人们恐慌着瑟缩在一起,有些孩子已经忍不住那种压抑感开始哭泣,而那些大人也只能努力的抱住自己孩子,将他们遮蔽在自己的身下,万一利刺真的刺穿,或许用他们的肉体还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创造生路。


人类啊,终究在这一刻是如此的脆弱,可是神啊,您看,明明他们如此的恐惧着死亡和分离,但是却还是在守护重要的事物前选择了承受痛苦。所以,求求您了,如果您在神界能看到的话,求求您了,救救我们吧!


但是依旧什么都没发生,这个时候结界突然的碎裂,绿谷眼看着利刺刺下的位置,他猛地冲了过去将她们扑开,三个人顺利的躲了过去。但是没想到第二波的利刺来的是那么的快,绿谷几乎绝望的想要闭上双眼,可是他还是盯着天上那些正俯冲而来的”杀手“,内心里还是不停的祈祷着。


”啧!废久快点带和他们去祠堂内!“


”好!“看着爆豪的出现,绿谷突然就觉得那种压抑的感觉减少了很多。他让人们分别躲进四周的几个祭拜的祠堂内,然后看着还在跟灾厄缠斗的人,他原本恢复平稳的心跳又开始剧烈的颤动。


现在不只是要和眼前的这个巨大的紫黑色球体的对抗,小胜还要同时不让那些利刺攻击到几个祠堂。该怎么办?要是神社有类似地窖的地方就好了。


“你他妈的有种怼老子啊!拿一些手无寸铁的垃圾人类出什么气?”


“我的目的是要把所有的神都消灭了,这些人类不过就是能让我更快的解决掉你的棋子,这么便宜的免费棋子,为什么不用?”


“真是恶心。”


黑色的龙神腾空而起,手中的刀附上最后的神力劈开了所有的黑气,劈向了灾厄的本体。碎裂的声音仿佛是希望,但是一瞬间,被刀刺穿的神明的坠落,让所有人感到了绝望。


”小、小胜?”刚才身体与墙壁接触发出的巨响打在了绿谷的耳膜上,那声音震麻了大脑让他甚至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顺着窗户看到了被钉在墙壁上的人,然后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血是真的在源源不断地流出,必须要包扎,至少不能就这么流下去!


“别过来。”他凭什么不能过去!绿谷向前走的脚步没有停止。


“废久。”为什么要露出这种眼神呢,谁会接受这种强硬的要求,但是为什么他的身体无法动弹?


“这样就好。”


“别自以为是啊····明明连说好的事都做不到····不许死啊!”他到底想说什么呢?不是这些吧,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不要闭上眼啊,求你,求你,求你!


那个身形终还是开始变得透明,





那位神明大人

就要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深处的双手甚至连最后的温暖也触及不到了,它们只能就这样的穿透了一切。绝望么?他不是连绝望都无法感觉到了么?


泪干了,流不动了,嘴巴开合间也已经再也发不出声音。


谁都好!


无论是怎样的代价都好!


甚至是要付出”绿谷出久“的一切都好!


请救救他!


【我已经听见了,你的愿望。】绿谷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但是确确实实在耳边回荡的这句话。


巨大光亮从石头上散发出来,然后笼罩在绿谷出久的四周。而爆豪胜己也被那些光包围起来,伤口在渐渐的恢复。


【无论什么样的代价都肯付出,对吧?】


”是。“


【那就好,我已经等你太久了,我自己。】


白色的狩猎服,随风轻轻的飘动。温柔的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神明抬了抬手,原本被钉在墙上的爆豪化为巨龙腾飞在他身边。


“抱歉,又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之前一直被你保护着,”


“这次就让我们一起,揍扁那个垃圾。”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