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神様、お願い (04---「初ノ願」)

本来打算12号回国双更的,但我怕我一睡不醒了,就先发出来一章。
人物巨ooc,慎入
以下为大白👇




























04.「初ノ願」


【胜己,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去给神社的人惹麻烦】


【啧,老太婆啰啰嗦嗦的烦、疼!】


【小心到时候神明大人要惩罚你。】


啧,又来了这种无聊的回忆。他就在自己幼年时小小的身体里,不断地重复着那一段记忆。


他沿着马路边的石砖,一步一步向着家前进,今天要提什么样愿望才好呢,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反应。


这么想着,他并没有注意到,也不可能看到,从四周蔓延而来的黑色的邪气。只差一步就可以登上去神社的台阶,黑色的车疾驰而来,他就这样被撞到神社的石阶上。


【好疼……怎么回事?】尽力想去睁开眼,但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他觉得身体很疼,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耳边传来的是熟悉的呼唤声,那里面充斥着的痛苦,让他更迫切的想要醒过来,可是不行……


身子越来越沉,他这是…要死了?去他妈的!凭什么…凭什么要他就这么……


呼吸就这样暂停下来,他突然觉得身子变轻了,耳边的声音那么的清晰,眼前所现的是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他居然真的…


【回去吧。】


【谁?】后背被轻轻一推,他顿时身体又开始沉重起来,但是这个时候身子很暖,还有额头也是。莫名的熟悉,这样的感觉,就跟神一样的……


不知道是否在那一刻他因为在地狱徘徊了一次的缘故,他感觉自己睁开了眼,看到了一身白衣的人,带着浅浅的笑容,但是他却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周围的声音突然的嘈杂起来,他却感觉到原本身上的温暖正在消失,眼前的人也是,变得越发的透明。


【不可以…】


【回来…】


【我还没有…再去……】


【拜托了,谁都好,让他不要………】


梦就这样嘎然而止,爆豪胜己猛的睁开眼,看着靠在他身上还睡得很熟的人,下意识“啧”了一声,又他妈的是这个狗屁的梦…老子当时一定是脑袋抽了,瞎许个什么愿,要是没这个破愿望拖着,他早就能轮回去体验别的生活了。


而且这个梦,一到这里就模模糊糊的,那个白衣的人的脸也压根看不清。不过那个感觉十分熟悉,到底是谁?


“唔……小胜?早…”


“不早了,赶快给老子收拾一下,准备出发了。”


“?去哪?”还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的绿谷出久有些跟不上爆豪胜己的思路。


“哈啊?当然是去解决你那个破问题!走吧,先去找那个混蛋主神。”


“诶?还要去找主神大人么?”


“哪儿这么多话,快走了。”看着人炸着的头发,爆豪眉毛挑了挑,抬手给人压了压,结果……最后变得更乱了啊!!


他嘴角抽了抽,最后放下手,绿谷出久的头发到底是何方神圣,连神力都压不平。


放弃了头发的问题,两个人向着神殿前进。进到了神殿内,
果然发现某个混蛋主神正吃着羊羹和着煎茶,好不快乐。


“诶呀,这不是我们的龙神大人,怎么那个孩子的愿望实现了?”


“…告诉我吧,当时的事情,别糊弄老子。”爆豪胜己想他从未像今天这样,这么的渴望着这个真相。他坐在了主神的面前,就这样看着对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对方完全无视了爆豪的存在,一口一口把羊羹吃完,然后细细品了一下今日的煎茶。随着茶杯接触到地面,原本悠闲的人也变得神色异常的严肃。这让爆豪胜己突然产生了一丝的紧张感,仿佛对方一开口就会是个惊天的大秘密。


“人类对于神而言,究竟如何才能被称为是特别的呢?”


“哈啊?这种事情我怎么会清楚。”


“所以他就是用这种理由来搪塞我的,爆豪胜己这个人究竟特殊到什么境界,才会让一个子神说出这样的话,我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


“如果不是那个孩子自己的意愿,我怕是一丝一毫危险的事情都不会让他去做。”


神级之间的压制,让本就在虚弱期的爆豪胜己完全无法反抗,就这样硬生生的被人抓着脖子,顶到了墙边上。


“而现在你之所以还能活着,完全是因为那个孩子的愿望,以及你当时身为人类还算存在的良知。而现在你却跟我说你想着消失?做梦!”


“咳!”被人用力的摔到了一遍的地上,后背狠狠的撞到了柱子上,爆豪一瞬间觉得血气往上翻涌,这个混蛋主神,居然连神力都用上了……


“你一口一个孩子孩子的,老子他妈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当初是谁糊弄老子的,嗯?!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你跟我这儿发脾气?”


爆豪起身抹掉了嘴边的血,然后拿起一边用来供奉食物的空盘子扔了过去。当然盘子这种东西肯定没什么攻击性,很平稳的就被主神挡在了空中。


“所以,我才说他不值得…这样的举措本就毫无意义,这样做谁能记得谁?算了,本身这事儿已经过了几百年了,你还是先去解决了这次的麻烦,等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你想知道的。快从我眼前消失,以后少来找我!”


第一次不是由爆豪胜己先忍不住对方的吊儿郎当,而是由对方厌烦的将他赶了出去。本来以为之前的记忆是因为对方恶意的戏弄而导致他记不起来,没想到居然扯上了什么命不命的……


“啧…”还有刚才那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那家伙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消失的。


“砰”一拳打在了偏殿的墙面上,爆豪胜己开始由内而外的散发出“老子不爽”的气息。


“小、小胜?”轻轻的呼唤声,从偏殿内传出,对了,刚才让这家伙在偏殿待着来着。


“没事,走吧。”很快地收起内心里的不爽,看着面前的带着点担心意味的脸,伸手捏着人脸边的肉往上提。


“疼疼……”


“知道疼就别露出那种表情,老子还没颓到需要废久担心的程度,明白了么?”给老子多笑笑吧,这种眉头皱起来的表情,就不要再出现了。


“这算是别扭的担心么?”即使对方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一个字一个字打在了爆豪胜己的耳膜上。


“什么别扭的担心,老子这是在执行身为神的职责,让人类幸福什么的…啧,你他妈的给老子收敛点,傻死了!!”看着对方脸上止不住的笑意,爆豪胜己耳尖顺序的变红,然后破口就是一些带着点凶狠语气的话。


绿谷出久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消失,只是变成了另外的一种感觉,暖暖的、痒痒的徘徊在周围。


“我只是觉得,自己能看见真的是太好了,能遇见小胜真的…太好了。”


这一刻,爆豪胜己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那句话:人类对于神而言,究竟如何才能被称为是特别的呢?


单单只是能看见,对于神而言,就足够意味着特殊了吧。


自古神明在人类的信仰中获得力量,或许有的神会满足于这种被人类信任的感觉,但是爆豪胜己却并不在意这些,对于一个曾经为人的灵魂而言,成为神能带来的快乐,也不过是能完成一些比较有趣的愿望。但是时间的长河里,这种快乐终是要化为沙土,沉入河底。


所以他厌倦了,成为神后的这些乐趣也好,甚至是那个真相也好。消失的想法一旦产生,就再也无法停下,直到今天的这一刻,从内心里迸发出了“还要再活下去”的想法,仅仅是为了这份笑容…


抬起的,抚上对方脸的手,就这样被一只小一号的手掌托住,然后看着对方轻轻偏侧的头,还有脸上止不住露出的满足感,爆豪胜己想所谓的特殊,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孤单和寂寞,是神也摆脱不了的痛苦,死亡也是一样。


仅仅能被烦扰,对于神而言,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而能被看到,能被触碰,对于神而言,是有多么幸运?


“出久……”


“诶?什么?”


“没什么,来吧,老子来帮你摆平这些恶心的东西。”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