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神様、お願い (02---「初ノ願」)

执着的尝试……
人物巨ooc慎入
以下为大白👇









































“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这次你可别想着给老子糊弄过去。”


“诶呀,不用这么暴躁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银色的长发毫无形象的垂在地上,很难以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人会是那个大主神。


绿谷出久看着身边火气更大的神明,又看了看维持着慵懒笑意的主神,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可爱?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不好…刚才似乎想得太入迷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神明大人之间的相处模式,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被两股视线同时盯着,绿谷多少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抬手挠了挠侧脸。


“这个孩子不是挺可爱的。”第一次被人这么亲近的捧着脸,绿谷觉得自己的耳朵热得发烫,但是看着对方微微弯起的笑眼,他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依赖感。


“你喜欢的话,你帮他解决问题啊,这样老子就可以消失了。”


“哦?你放弃了?”绿谷看着这位主神收回了手,然后眼中多了一种“可惜了”的意思。


“老子现在已经对那个家伙没什么兴趣了,而且那个地方怎么看都是空了吧…怎么可能还活着。”嘴上说着没兴趣了,但是那一瞬即逝的难过不会是骗人的吧,神的世界里也会有生离死别这样的情况么?绿谷这么想着,突然就觉得这个看起来很凶暴的神明大人,此刻也也变得…让人怜惜?


“啧!你他妈的这是什么眼神,给老子收回去,老子他妈的是神,就算快要消失了,也没轮到你这个衰孩子同情!!!”


“但、但是,我不是…”果然,还是很可怕,这个神明大人还是和想象中的差了太远了!在绿谷出久的人生中,对于神明的定义:温暖的、和蔼的、强大的。这么看来……也许眼前的神明大人可能只能满足最后一条?


“我还以为小胜君会是那种比较满足于被人们仰望的感觉。”小胜君??原来神明大人也是有名字的么?绿谷听着主神的话,心里反反复复重复着这个名字。


“已经觉得没意思了,被人仰望也好,那个家伙的踪迹也好。说到底,老子本身就没有什么执念,也不过是因为你口中的那个代价而不得不以神的状态存在下去。”


“但是明明看起来很难过啊,神明大人也想见到那个人吧,毕竟也是爱的人。”


“哈啊?”


“嗯?”他看着人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刚才的话有哪里不对么?


“噗…”等,等一下,为什么主神大人要笑啊,难道他真的有什么说的不对?是那一句?等…不应该啊…


“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


“疼!”


“嘀嘀咕咕的吵死了!”被人捏着额头生疼,绿谷知道自己下意识就会不停说来说去的毛病又犯了。


“那家伙才不是老子的爱人,那家伙也不过是老子的恩人罢了。所以,别给老子想一些有的没的。”虽然语气上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眼神有些闪避,果然神明大人不擅长说谎吧。就算真的不是爱人,也是比恩人更特殊的存在吧,要不然为何只是为了见上一面就可以等上数百年。


“不过这个孩子的情况,我觉得你一定会很感兴趣。毕竟当时你也感觉到了吧,一瞬间就涌上来的力量。”


“意味着很麻烦吗…算了,就当是老子良心发现,解决完这个麻烦后,你就别再管我了。”


“随意。”主神还是维持着笑眯眯的样子,但是绿谷却总能感觉出一丝丝怒意。果然主神大人对小胜很在意的吧……唔…这种称呼方式,可不能让小胜听见。


“喂,你想什么呢?走了。”


“诶…是,小胜。”糟了!抬手捂住嘴,绿谷看着面无表情的人,刚才被捏过的额头又开始有些痛了。果然是因为“小胜”比“神明大人”叫起来要顺嘴太多,导致他根本改不过来了。


“算了…老子也不是那种非要计较这些事的人。而且又不是全名,对老子而言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是!”绿谷出久看着人有些别扭的同意方式,突然有种抑制不住的喜悦在心中诞生。现在是不是他,跟神明大人之间,就跟普通的朋友一样。


能简单的叫着彼此的名字,肩并肩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所一直渴望的,也不过就是这样细微的幸福了。现在算是小小的拥有了吧。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他嘴角微微的上扬。明黄色的路灯下,让对方侧脸的线条变得异常的柔和,就连那双时常充斥着怒意的眸子也泛着浅淡的温柔,果然神明大人还是温柔的存在吧。


“从刚才开始……老子就一直想说了,你他妈的笑什么呢?”


“诶?”


“跟个傻子似的。”


果然认为小胜是温柔的他是真的笨蛋吧!


从衡叶神宫到绿谷的家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一路上似乎是因为有小胜在他身边,那些倒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绿谷出久的家十分简单,基础的家具之外也就没什么别的装饰品。大概也是因为一个人住的原因,让房间里几乎是没什么生气。


“你这住的地方也太差劲了吧。而且到处都是邪气,怪不得你看起来这么衰。”一团又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粘在屋子的四周,看起来真的是恶心极了。


“有这种东西么?”


“啧,你看不见?”爆豪胜己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看起来确实是看不到了,但为什么能看到神的存在,却对这些东西……


“总之,先尝试一下基本的祛除厄运的方法。”


结果神力一出,刚接触到那些黑色的东西就消失了,看起来就像是被吞了的样子。


“居然连神力都可以吞下去么…果然不是单纯的霉运。废久,过来。”


“能不能不要这么叫。”


“哪有这么多意见。老子喜欢叫你什么就叫你什么。嘶……这些东西果然恶心死了。”伸手试探着寻找这些东西的根源,没想到在废久的身上也聚集了不少的黑色的邪气…而且倒不如说这些邪气的根源…


“小、小胜,这样好痒。”


“闭嘴,别乱动。”伸手抚上了人的脖子,感受到皮肤下邪气的流向,不过这个小废物意外的意外的没有那么的瘦弱。


另一只手越过人的腰,抬上去解开了对方衬衫的一颗扣子,只后伸手摸到了人腹部。那块儿皮之下,有个什么东西在在那里像是蠕动,又像是在呼吸。


“啧,你自己抬手拿着衣服。”


“嗯…”憋着笑憋出眼泪的绿谷抬手自己捏着衣服,然后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人,顺着人的视线一起往下看去。


在腹部的皮肤上,有一块儿黑色的圆形的图案。爆豪试探的用神力去接触那块儿黑,结果那团黑消失了,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圆环,中间还有个类似文字的图案。


“诅咒一类的么…这样的话就必须找到诅咒的根源彻底的消除。话说你,记不记得自己曾经遇到过什么不正常的事。”


“嗯…走在路上会突然摔倒算…算么?”果然被人手指来回在皮肤上摸来摸去还是痒得要命,绿谷缩了缩了身子,但是立刻被人用眼神警告。


“除了那些倒霉的事,我是问有没有异常的东西,比如怎么说…嗯…貌似是叫鬼?”哈啊…所以每次小胜都不知道自己消除掉的是什么东西么?绿谷心里突然有点同情那些鬼……


“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要是有过的话,可能也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看着对方示意他可以放下衣服了,绿谷立刻松开手,顺便还微微退了一小步。刚开始还觉得痒痒的,后来就莫名的觉得有点热…尤其是被人盯着看的时候。


“喂,你脸怎么这么红?”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热,我、我去开个空调。”绿谷出久突然觉得能对这种事情脸红的自己太不正常了,立刻找了个借口溜到了自己的卧室去,留下爆豪胜己一个人在客厅。


看着人落荒而逃的样子,爆豪胜己皱了皱眉,抬手一条小龙就缠在了手腕上。


“去,帮老子联系一下那个卖破香的,就说老子这次要买他那个回忆香炉。敢不来…老子完全不介意放把火点了他的存香库。”小龙呜鸣一声,然后就离开了爆豪的手腕,从窗口飞出。


“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出来?喂!废久…啧……”在客厅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那个小废物从卧室里出来,爆豪胜己不耐烦的打开卧室的门,刚想发火就看到了趴在床上睡着的人。


“睡相有够蠢的。”抬手用神力将人转了个个,然后给人盖好被子。今天这一天确实也是为难他了…毕竟怎么也算是爬了两三趟山了。


想到自己算是半个让人受累的原因,爆豪胜己心里一虚,扭头不再去看对方的傻睡相。


结果第二天一早,绿谷出久睁开眼,模模糊糊的就看到,靠在床边,一手撑着头陷入睡眠的某位神明大人。


“小胜睡着的样子…真像个小孩子。”抑制住想伸手去摸对方脸颊的冲动,绿谷出久就这么躺在床上,等待着神明的苏醒。


在那双红色的眸子显露时,一句“早安”如期而至。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