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神様、お願い ( 01---「初ノ願」)

参考日本神话,半架空,神咔x人久

各种ooc,慎入

以下为大白👇

























01.「初ノ願」



神啊,拜托了,请让我能怀上孩子吧!


神啊,拜托了,这次考试请一定保佑我通过!


神啊,拜托了,请让我公公的病好起来。


神啊,拜托了,请……


神啊,拜托了…


神啊……


这世间,有很多人类肉眼所不可见的存在,【神明】、【灵】、【鬼】。其中被人们所供奉,并且实现人们愿望的存在,就是【神明】。


也因此,有传说,【神明】的力量也源自于人类的愿望,如果哪一天这个神明不再受到人们的信仰,那他就会消失。所以这也是,【神明】最深的恐惧。


但是…


也总有那么几个意外,就比如在那条不易见的山林小路的深处,只剩下破破烂烂的祠堂的某位神明大人,如今正期待着自己的消失。


“啧,怎么还没还没消散完全,老子他妈都等了好几十年了!”


一身黑色的狩衣,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变得有些刺眼,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露出不爽的神情。这个名为【尹山之龙】的神明,曾经在战争时代开始之前,是当地人民最信赖的神明。但经过了战争的破坏,原本完好的神社变得残破不堪,随着时间的蚕食,神社原本的遗迹也被绿色的植物遮盖,这个神社也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无聊死了·····”靠在树上,他打了个哈欠,因为没有人祈愿,他的生活现在就是天天傻呆着,他宁愿消失也不想再过这种破日子了。


或许是真的力量所剩不多的缘故,他靠在树上没过多久就觉得眼皮有些支不住。合上眼,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原本的纯在的形态已经无法保持,大概这次就真的是最后,再睁开眼就······


【 什么神不神的,我才不要他的帮助。】又来了,最近总是时不时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这算是走马灯一类的么?那个时候对于神的存在,他到不是不信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自己能去做好的事情,凭什么去低声下气的祈求这个连看到看不到的东西的帮助?


但是一到重大节日,他还是不得不配合的装出虔诚的样子,毕竟这种麻烦的事,装装样子混过去可比乱跑之后被教训一顿要好得多。而且不管怎么样,周围的人对于这个神的崇敬的程度,实在是让他好奇得很。


于是偷偷的溜进了被拦上的祠堂内,之前他听那些巫女提到过,在这个祠堂内供奉着神的本体,他这次倒要瞧瞧到底神是个什么样子。


结果到了祠堂里,他看到的也不过是在类似祭坛的台子上,被一个绳子绑起来的石头。


【就这种破玩意?真是能让人笑死了。】他伸手就要去拿起那块看着和普通石头无异的石块,指尖刚触到绳子,他眼前一晃,眨眼间就回到了神社的入口处。


【刚才那个····哈啊··居然真的有这种力量么?那这样的话,老子要许愿毁灭世界是不是都能成真?】然后回答他的是一阵风,又或者是一只无形的手,将他直接推到了距离入口几十米外,意思就是:滚你丫的。


自此之后,他就和神社较上了劲。白天放学就老老实实的回家,完成作业后,就立刻装出睡了的样子。等一贯的“巡查”过后,他就溜到神社里去,每一次每一次都故意的许下完全不靠谱的愿望,然后就会被驱逐出去。


啧,这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幼稚到丢人。每次梦到这段记忆的时间都会很长,因为那个时候他几乎维持了这种行为将近几个月。他妈的,简直就是变向的报应。


这之后发生的事,是他几到现在都没能从那个所谓的大主神的嘴里完完整整套出前因后果。导致他在死后莫名的被丢到这个破神社里做什么破神,一天到晚要为了那点家长里短的小事忙个不停。


他现在只记得,那时身为人类的他快要死亡时的痛苦,以及那双似曾相识的手传来的温度,还有他无意间第一次脱口而出的愿望。


【不要,让他消失,那是我的…】


回忆就到他成为神而停止,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他已经不太能感觉到自身的存在,这样就可以摆脱现在这种被束缚的生活了。他可没那个耐心,再这么熬下去。


只是多少心里,有种莫名的·······


“不甘”


本以为可以见到了,同样身为神的……


“咚”这个是…硬币投入的声音,等一下!他想要阻止事情再进行下去,但是奈何快要消失的状态下,他什么也做不了。


“神啊……”操!他妈的是哪个垃圾,快给老子闭嘴!!


“拜、拜托了,请让我摆脱这种霉运!”瞬间盈满的力量,让难以维持的身型又稳定下来。他睁开暗红的眸子,里面涌动的怒意几乎可以化成火喷出来。


老子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小崽子,他妈的坏老子的好事!


这是个绝对称不上好看的少年,尚未脱去婴儿肥的稚嫩的脸颊,黑色的小雀斑称不上碍眼但也绝对不会是加分项。唯一称得上好看的也就那双绿色的眸子了。从衣服上的划痕还有脸上的淤青来看,这个家伙真的是惨得要命,即使如此,还是从眼睛里闪烁着让人挪不开眼的光芒,这个时候就连那些小雀斑都变得……有点他妈的可爱。


操…不对,老子才不要管这个看着衰不行的家伙!混蛋主神,你他妈的给老子出来把这个家伙的愿望带走啊!


“咦!!等、什么时候有人…”


“啧!”


“难…难道是、唔!”


“对,老子他妈的就是你神爷爷。”


这一日,神明绝未想到,曾经身为人类的“爆豪胜己”所遗留下的命运的齿轮,从现在起,再次的开始转动了。


“所以,老子都说了,你的愿望老子没办法帮你解决,你去找那个混蛋主神解决啊!”他暴躁的伸手将人用风卷到了石阶的最底下,想着这样对方就能乖乖的放弃,转身去别的神社解决问题。


结果一个小时后,看着眼前变得更加惨的人,爆豪胜己嘴角抽了抽,还不等对方开口,又抬手把人送了出去。


第四次看着对方爬上石阶,来到自己的面前后,爆豪胜己原本积攒起来的怒火也慢慢的褪去,转而变成一种不耐烦。


“我说你啊…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老子都说了,你的愿望老子实现不了。给老子放弃吧,你现在身上的霉运是命定的。”爆豪胜己当然是随口说出来唬人的,看着对方垂下头。这次总该放弃了吧,这么想着,他像前几次一样抬起手将对方送到了小路的入口。


透过神力造出的镜子,映出被送走的人。看着对方微微有些泛红的眼角,他莫名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毕竟身为神只是消除霉运其实也不是一件难事……不过解决了一次,就有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发现这个破祠堂并且来参拜,到时候他就又要回到之前的那种生活了。


画面里的人又抬头望向了祠堂的方向,放在身侧的手攒成拳,过了会儿又展平。最后少年还是放弃了,转身准备离开。


“可算走了…老子终于…”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一扯,瞬间就从树上栽了下来,然后迅速的被拖到了山下,那个少年的身前。


“诶…诶?您、您怎么?”


“给老子闭嘴,操,这他妈都是个什么情况!”差点就在少年面前露出丑像的爆豪胜己,几乎是瞬间就感觉出这一定是那个混蛋主神的恶作剧。


“您是要答应我了么?”少年语调上扬,眼中含着兴奋,就这么直直的望向他。


两个人就这么眼对眼互相看了一会儿。


“啧…老子答应你就是了。”


爆豪胜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就答应了,明明以前自己也曾看到过,很多参拜者都露出与少年相似的眼神。但或许要论唯一的不同,就是这双眼中清晰的映出的,他的身影。


“不过在实现你的愿望前,要先去个地方。”


“去、去哪?”


“衡叶神宫,老子倒是要看看那个混蛋主神怎么给老子解释。”















评论 ( 16 )
热度 ( 71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