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左轮(40)

难受难受,我只是在延缓结局,结果感觉写不好了,难受了。

基本上回忆杀

最后还是皮了,自己脑的有点沉重,写出来大概幼儿园文笔

手残错字请谅解

人物巨ooc,慎入

以下为大白👇














留下的时间总是太少,所以人总是被迫的,用着痛苦和失去,换来最快的成长。








40.

“Boss,车已经备好了。”

“…嗯,走吧。”听到手下说车子已经开到楼下的一瞬间,他开始陷入到了某种抗拒的状态。


如果得不到原谅也无所谓,只是陷入冷战对他而言也尚可忍受,他害怕的一直都只有一件事———被憎恶。那巴掌下去怕是给小胜留下不小的打击吧,突然有点怂了…


这么想着,绿谷还是在众人的跟随中来到了楼下。看着漆黑的车窗反映出的脸,这样下去可不行,脸色过于难看可是会被酒会上那群狡猾的狐狸为难……

“Boss。”手下为他拉开了车门,绿谷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呼出,脸色恢复成平时的样子。

一步跨入车内,车上的冷气有些过于充足,让绿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刚才还因为西装太过修身的感觉憋得慌的,现在他只想裹层被子。
似乎是发觉了绿谷的不对,身为今日司机的B君伸手将空调的风调小了很多。

“我的脸色有那么差?”绿谷对着B君聊天的时候从来都是不顾及语气的,毕竟也是从小“你追我赶”到大的关系。

“您脸色倒是不差,但是指不定心跑哪去了。”

“······这样是要被扣工资的。”接受了对方的打趣,绿谷把头斜靠手臂上,用一贯的威胁方式怼了回去。

“您又不是第一天要扣我工资了,这么多年算下来我怕是都要倒欠您的。”

“我又没真扣过。”听着人装成委屈的话语,绿谷把自己缩了起来,然后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这样也好,我能欠您一辈子的债,也就可以这一辈子都赖在在这里。“

“不欠债不也可以······我又没赶你。”鼻子一阵酸涩,绿谷心里微微的埋怨了两句,现在他家的手下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爱说一些让人不要想去听的话。

“您不赶就行,我还等着看您和爆豪少爷将来的·····”

“停停停!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以听见中爆豪的名字,耳朵立刻就烧了起来。

“Boss,合适的时候就服个软吧,爆豪少爷离开这些年,别说是您,就连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觉得少了点什么。”

“嗯,我尽量。”他答应完就陷入沉默,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情绪的异常,B君也没在作声,而是伸手打开了CD。

耳边放着是舒缓动听的乐曲,绿谷望向窗外渐渐陷入黑暗中的天空,路边点亮的明黄色的灯光,一个接一个像是黑夜中的另一种星星,指引着人们走向各自的目的地。也许那个地方不够宽敞,不够华丽,日子过得紧紧凑凑,但是该在的人都在,仅仅只是坐在一起,就觉得仿佛得到了一辈子的温暖,那样的地方是他曾经渴望的,名为家的存在。

后来遇见了欧鲁麦特,他一直钦慕的对象,也是他希望成为的样子。他就这样把他带到了OFA,带到了那个满是身着黑衣的属下,一眼看上去有些渗人的地方,那个时候他记得对方说过的那句话——欢迎回家。

之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和蔼的管家爷爷也好,陪着他做严苛的训练的A君也好,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也好,大家都彼此珍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真的有了,能称为”家“的这个归宿之所。更努力的学习,不再只是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OFA。

接着,名为爆豪胜己的人来到了他的世界里。他生命中开始出现的,最特殊的存在。一开始大概也就抱着带带小孩子的心里,更何况在他知道小胜是孤儿的时候,同样身为孤儿的他自然会下意识给予了对方更多的关心。一天又一天的在学习、锻炼和照顾小胜的循环中度过。久而久之的,在他的世界里,爆豪胜己成为绿谷出久的家人。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渐渐的从家人开始走向更深的方向。过度的保护来自于内心过度的占有欲,他是明白的,可是他不想承认,至少维持在”家人“这个表象之下,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与小胜待在一起。

然后打破这平静的,就是那一天为了配合对方而玩的俄罗斯转盘。因为玩笑而射出的子弹,红色的颜料却意外的刺伤他的双眼,那个噩梦因此降临。死亡是如此可怕的事情,在梦里倒在地上的毫无声息的人,如此向他诉说着。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课,明白死亡的恐惧为何。

没有人是无往不胜的,这是他人生的第二课,而授课的人是他最尊敬的老师。灰色的墓碑上,那个熟悉的笑容已经再也不能亲眼看到了吧,他是想哭的,可是莫名的他心里生出了一股劲,它死死地咬住了内心的悲伤,然后让他维持着这张麻木的脸接受了OFA。上午葬礼才结束,转眼就必须要撑起整个公司,他真的能做到么?他必须得做到。

如果不够强大,就只能等待着失去,这是他人生的第三课,授课的人是他身边一个又一个重要的人。先是最疼他的管家爷爷,接着是A君,然后又是一个又一个的手下。他的不足,就只能用命去补。口口声声说着守护,切切实实的继承了OFA,他到底在做什么!失去的无法找回,却可笑的带来了别的东西,比如他的成长。

可是人生啊,真的是有太多的难过的、痛苦的事情,有的时候它们来得太快,让你措手不及。他是知道小胜总喜欢选择一些剑走偏锋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从对方小时候搞的那点小恶作剧就知道。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的,对方渗着血的衬衫,被灰遮盖的伤口和毫不知错的态度,让他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以至于自己是怎会么抬起的胳膊,又是怎样打下的那一巴掌都不清楚。生命是如此重要的东西啊,你爆豪胜己又是凭什么敢用自己的命去赌博,凭什么、凭什么敢!·········他当时是哭了吧,原本咬在心中的那股劲,也因为眼前这个人而彻底地打散。人在最重要的人面前,从来不存在理智,这是他人生的第四课。

所以他害怕了,面对对方这种拼死的方式,他选择了逃避。本来是可以在对方离开之前去晚挽回的,但是即使他把小胜留住了,接下来无论他怎么说小胜也压根听不进去吧。源于心中的某种恐惧,他顾不及情感上的挣扎,逼走了对方。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却根本说不清,有的时候也并非人类所能控制。越是分离,越是想念,越是遥远,就越渴望心的贴近。所以他捡回了那只淡金色毛发红色眸子的小狗狗,不只是眼睛很像,就连淘气的劲儿都和小胜小时候如出一辙。这个时候他难得的笑了吧,发自内心的感到了温暖,那个模模糊糊的似曾相识的来自家的温暖。只是下一瞬间,他还是红了眼眶,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他向往的”家“成为了永远的曾经了呢?

然后是人生的第五课,也是他到现在都还在进行的课程,与死亡的挣扎。人生来就是要与死亡抗争的,并且会一直不停的战斗着,直到被死亡击垮,迎来终结。可是他啊,并不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挣扎着。无论是噩梦也好,小狗的逝去也好,无时不在提醒着他死神已经在暗中窥视着。他所能做的是不断地变强,然后强大到足够保护他重要的人,过去的时候这样的想法一直环绕在脑海里,但是现实却在说,你的成长是不够的,因为总有你的强大所庇护不到的地方,而那里就将是你再次失去的场所。所以他只能等待,就像欧鲁麦特所说的,留给那个人足够多的的成长空间。

转眼间小十年过去了,如果这次见面,小胜能有所改变的话,让他道个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知道对方会是什么反应,而且希望酒会后两个人的单独见面,他要说的话不会把小胜吓一跳才好。一想到他决定要做的事,下意识地就干咳了一声。

”Boss,您嗓子不舒服?“

”啊?没、没有啊。“B君突然出声,吓了绿谷一跳,拿着矿泉水的手一抖,差点洒出来。

“噗·······”被笑了。

“B君,你···”

“啊!Boss您看,到了。”

“·····等会去的。”绿谷似乎是被对方有点怂怂的语气逗乐了,突然有了种莫名的自信。

“让小胜收拾你。”他绿谷出久,今天非得把爆豪胜己带回去不可。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