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左轮(38-39)

话不多说
人物ooc慎入,手残错字请多见谅
以下为大白👇


































38.
这之后,绿谷出久还是没能从那个噩梦的阴影中逃脱,他甚至有反省过自己,对于爆豪胜己这种莫名其妙的重视感。

你看看你,小时候那只猫老去你也没像现在这样难过。而那只狗的死亡,就tm让你夜夜难眠。

其实他也不是没察觉到,爆豪胜己对于自己的特殊性。在爆豪小的时候,可能觉得自己就是单纯的护短,什么都宠着对方。但是长大了,两个人的关系丝毫没有一点点的改变,反而粘在一起的时间更长。

欧鲁麦特之前也说过他,应该多给爆豪一点自己的空间和时间,绿谷也确实听进去了。可是那种故意保持距离的相处模式连一周都没坚持住,就被对方的一个吻打破了。

所以,乱亲什么!明明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就…就……绿谷热忍不住老脸一红,但很快又叹了口气,脸色渐渐的阴沉下来。怎么说现在他和小胜都处在冷战状态,自从两个人分开后就再也没主动联系过对方。

要是能有机会见上一面……

“咚咚”的敲门声突然想起,让沉浸在思考中的绿谷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耳尖也微微发红,他刚才脑子里闪过的一堆烂七八糟的狗血见面场景,就跟之前八点档的泡沫剧似的。调整了一下状态,绿谷轻咳了几声,然后让人进来。

“Boss,这是这几天的商业街店铺改革后的营业数额曲线,还有一封来自B·K的酒会邀请函。”

“B·K?”他每次听到这个名字,总是不自禁的往某个方向联系,就比如Bakugou Katsuki……脑海里浮现出那张脸的瞬间,绿谷猛的一个激灵。

“Boss?”

“没事,邀请函先放在桌上吧,我一会儿会打开看的。辛苦你了。”听到手下担心的声音,绿谷立刻恢复了平时的神态。

“那,失礼了。”看着眼前的人微微鞠躬然后退去,绿谷坐回到椅子上,伸手拿过邀请函的信封,手指细细的拂过火漆印的章纹,最后停留在“B·K”这个名字上。

“希望不是我多想…”身体里有种直觉再叫嚣着,这次的活动搞不好真的能遇见小胜,到时候找机会把之前的事情说清楚。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到底怎样才能把矛盾解开,绿谷为此感到头疼。首先一定要保持无论小胜怎么火大的骂过来都绝对不能还嘴的意志力。其次,秉持着道歉为先的原则,千万不能把话题又往奇怪的方向引。最后,如果实在不行······就在酒会结束找机会下手,打晕扛回来再说。

心里这么打算好,绿谷拆开了邀请函,拿出里面的那张信纸上面印着的是就会的相关信息。接着一张纸条从信封里滑出,绿谷弯腰捡起,将纸条转到有字的一面。是最熟悉称呼,和来自那个好久不见的人的字迹。

【 废久:

给我做好觉悟,下礼拜酒会后地下室见。老子会向你证明,老子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爆豪胜己 】

结果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么?忍不住的嘴角上扬,绿谷从这张纸条上获得一瞬间的安慰,对方还是他记忆中熟悉的样子。但是只有那一点是不能让步的吧,为了守护最重要的东西,有时确实有狠下心的必要,但是如果那份狠心被用在了让那些为自己担心的人落泪的份上,就会变得适得其反了吧。

为了所珍贵的东西,而毫无畏惧的付出一切的勇气,在业界那些狡猾的老狐狸的眼里恐怕是可笑得要死的事情吧。但是在绿谷看来,这份勇气并不是可笑至极的东西,他只不过是一个人还不成熟的证明。

如果真的要为了重要的人付出,可以是金钱、身份、地位,但唯独不能是这条性命。小心翼翼的为那些不自量力的”猎人“埋下陷阱,一步一步引诱其陷入诱饵的蛊惑中,然后在惨烈的尖叫声中全身而退。如果哪一天,小胜能做到这一步的话······或许他就可以考虑丢下担子退休了!

皆大欢喜!

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绿谷内心有点激动。然后下一秒就又陷入到了无限的哀愁中,他视线看着桌子上各家店铺依旧不算太好的业绩,深深的叹了口气。果然在想着小胜不成熟之前,他也要深度的反省一下自己的问题了,比如下手不够狠之类的······

”喂,B君能稍微麻烦就你一件事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绿谷拿起内线的电话拨了出去。

“一瓶红酒和那把枪,你知道的。“

“顺便帮我约上那个老家伙。”

“该解决他了。“



39
OFA高层大换血的消息很快的传遍了业界每个角落,原本蠢蠢欲动的某些家族也突然就安分了下来。

”我还以为那个小子就会这么怂下去,没想到居然动手了。“在B·K的谈判的会议厅里,一个身穿着夸张的毛皮大衣的男子不屑的说到。

”所以我早说过了,清水先生。您太小看OFA的现任总裁了,那可是欧鲁麦特亲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淡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微微发亮,坐在圆桌对面的人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透露出丝丝的威压感。

”啊啊~我都忘记了,爆豪先生之前是在OFA里工作来着,抱歉啦这个时候说出让您不爽的话,您见谅。“

”清水先生不必多说,那批货会按照约定送到您手里,所以您完全不必担心。“爆豪站了起来,手微微抬起示意送客。

”一路走好,清水先生。“在对方背过身一瞬间,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

在人走后爆豪不耐烦的伸手扯掉了束缚得过紧领带,然后往椅子上一摊,双脚搭到了桌子上。送客的手下很快就回到会议厅内,手里多了一份牛皮纸文件袋。

”Boss,已经处理好了。“

”知道了,老子还没觉得那个垃圾能让你们废什么劲。“爆豪打开文件袋确认完文件内容,眼睛就瞥见被他仍在桌子上的领带。

“下回不要再给老子准备这个垃圾玩意儿,还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粉色是怎么回事,啊?”头上青筋暴起,爆豪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对手下态度太好了,才让这帮垃圾搞出这种小动作?

”Boss,不是您说让在下准备比较亲切的颜色的衣服。“

”老子是想让你准备比较休闲放松的衣服,你看看你tm给老子准备的是什么?“手里的文件被攒皱扔在了桌上,爆豪拿起领带丢到手下的身上。

”黑色西服粉色领带,是吧?“

”粉色不是显得很亲切?“手下推了推眼镜,一脸的无辜。

”亲切个屁,闷骚还差不多,谁tm没事黑西服配粉领带。你把手上的活交给别人,给老子好好滚去学学该怎么搭配衣服。“

”是。“

”啧·····”等人退出会议厅后,爆豪接着摊在了椅子里。

自从离开了OFA之后,他自己和原本搭上关系的几个可以信任的人共同组建了现在这个公司。几个大老爷们当时为了给公司起名字还吵了一架,互相都嫌弃对方起的名字恶心,最后还是其中较为年长的人制止了这场无聊的小学生级别的嘴架。

“B·K怎么样?比较简单,但是有有种莫名的高级感,而且正好Boss的全名是Bakugou Katsuki。”

突然有种变向被夸的感觉的爆豪少年立刻火气小了不少。如果是这个名字的话,搞不好废久会发现的吧·····这么想着,公司的名字就定了下来。当时完全抱着的是,等自己的公司暗地里帮助废久干掉那些垃圾后,废久忍不住主动找自己道歉的样子,爆豪的内心顿时升起了强烈的满足感。

结果现在,爆豪内心都是干他丫的,废久那个垃圾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脑子锈了?果然这个家伙能主动找上门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tm的他这十多年的功夫瞬间就有了白费的感觉。

“切,废久你真是在哪儿都会能让老子产生挫败感。”抬手放到了自己脸颊上,那一巴掌所带来的痛和炙热依旧清晰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中。

还有当时瞬间升起的怒火也是,他至今依旧能清晰的记起,但是真正让他到现在还难以放下是那个人眼中诉说的“不可原谅”和那不停流下的泪水。tm的心软的话就别打啊,打都打了还一副老子怎么你了的表情,真是操蛋了!

所以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放不下脸,他至今都没主动联系过对方一次。正好借着下周酒会的机会,他非要逼那个小废物道歉不可。

计划通



评论
热度 ( 20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