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对世界的异类21-25

啊啊啊啊啊啊啊!昨天晚上不小心的打着打着字睡着了,结果没更上新(切腹自尽.jpg)
好在剩下的内容不多,刚刚赶完了。
多有手残现象,慎入
人物依旧巨ooc,慎入
以下是大白👇


































21.
“小胜,这里是?”

“T郊,废久你是只猪吧,睡这么久。”

“怎么会…明明是小胜你开车技术太差我晕车才…”绿谷是从爆豪手中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小声嘀咕。

“那要不小废物你开?”

“不了不了。”连忙摆手,绿谷想要是自己开怕是能把油门当刹车踩。

“油已经加好了,差不多够咱们到达边境的山区。不过估计一会儿追捕的等级就要上升了。”

追捕等级为1的时候,可能还是一些保安、巡警来抓你。到了等级2连民众也会参与到追捕中,到时候恐怕就真和被一群丧尸追差不多了。

“尽量少用枪,最好让那些人认为咱们手上没有什么武器,这样应该能延迟追捕等级上升的时间。”

“但是……出门前的时候不是……”想到那个被一枪爆头了的巡警,绿谷脸色微微变白,果然现在细想就有些恶心了。

“啊…那些保安、巡警一类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而且他们其实思维很僵硬,所以偶尔利用一下射击的时间差造成误杀什么的也很正常。”叩开车的前车盖,爆豪自己的将发动机等零件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把车盖盖上。

“小废物,过来。”向着处在原地发呆的小家伙叫到了身边,他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下,低头吻了上去。

“唔!!小胜…唔…嗯……”

“你坐的可是老子偷来的车,老子当然要收点车费。”看着人脸有点扭曲,爆豪还以为自家的人这就炸毛了,准备开始哄。

“小、小胜,我想笑。”

“那就笑啊。”

“可…可是…笑不出来。”

“………”啊…那张脸,真的是比哭还要难看,仿佛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去控制,绿谷的嘴角无论如何都无法好好的翘起,反而是能看到脸部肌肉越来越僵硬。

“不应该啊,”爆豪伸手捏了捏绿谷的脸,“真该给你看看你刚才睡觉的时候笑得蠢极了的大脸。”

“数…数木摸(什、什么嘛),”爆豪松开手,绿谷揉了揉脸颊,然后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己的脸上的红指印,“小胜是偷窥狂么?”

“老子那是被迫看到你行不行?谁开车不看后视镜的?”自然是不是能暴露自己明窥的行为,爆豪脸不红心不跳的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超合适的理由。

不过,说实在的,晚上还真的是挺冷。看着某个不停上下挫胳膊的人,爆豪干脆的脱下外套盖在人头上。

“去吧,今晚早些休息,咱们明天一早就要接着赶路了。”

“可是……”绿谷犹犹豫豫的开口,“因为之前睡的有点多,所以…”

“那也先上车,老子可是开了一天车,现在困的要命。”









22.
刚上了车,爆豪掰动了座椅靠背的调节把手,就听见密集的脚步声。

“小…”

爆豪伸手捂住了绿谷的嘴,然后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绿谷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瞩目着远方。能看到有模糊的几个身影正在向这边靠近。

越来越近,身影也渐渐清晰,是几个夜勤的警察。爆豪手指了指椅套,又指了指自己。然后就在绿谷不解的眼神下回了白眼过去。

“把椅子套套在身上。”

“??”

“照我说的做就好了。”

于是两个人套上了椅子套,头也用椅枕套套住,在黑漆漆的车内,两个人这么往椅子上一靠,还真看着跟没人似的。

脚步声停在了车前,绿谷大气都不敢喘,透过枕套的缝隙能看到手电筒的光在车内扫了几圈,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现,脚步声再次响起然后越来越远。

“呼…终于走了,这破枕套真够闷的。”

“小胜,你是怎么想到这方法的?”

“小废物,你没看过那种警匪小说?”

“看是看过,但没看过这样躲警察的。”

“那就好好学着,老子的招儿还多着呢。”

两个人分别放倒了座椅,然后躺下。今晚的月亮还真是圆,而且冥黄色光的柔和又有点邪气,总感觉像是那种什么异变的前兆。

“小胜,你说明天会不会一大早就有一堆人围着咱们?”绿谷侧着头,看着好好的侧脸。

“别乌鸦嘴,就算有一群人拦着,老子也绝对会带你逃出去。”

“所以别多想,小废物。”

“我会一直都在。”

爆豪没有去看旁边的人,但是却把手伸过去握住了对方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小,但是却软软的,跟女孩子的手似的。

绿谷感觉到了手背上的温暖,然后很自然的回握,低头看着那只比自己大一些的手掌,细长的手指,真好看。

“小胜……唔……”抬头叫了人的名字,然后又很快的止了声,那个人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小胜睡觉的时候莫名的有些可爱,嘴巴微微张着,好想把手指戳进去。等等等!!绿谷收回你危险的想法!被自己刚才的想法吓到的绿谷,立刻老老实实的躺在椅子上不敢动了。

看着人的睡脸,慢慢的那颗“咚咚咚”跳得飞快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或许真的是因为之前睡了太多,他现在就开始不自禁地回想之前发生的事。

他是个孤儿,他的父母牺牲在了那些所谓的权力者的枪下,而收养他的人,在另一次暴动中也被逼跳楼身亡。

之后的日子,就在时间表的安排下度过。记得第一次他看到每个人都是绷着脸的样子,心里是有些奇怪的,但是在他经过一面镜子前他才发现,原来他也是这样面无表情的么?

一瞬间,他觉得有点难过,为什么他不会笑呢?为什么不会生气,不会流泪?而身边的人呢,他们为什么也不能呢?

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哭也好笑也要,甚至是被辱骂被嘲笑的权利都不能拥有,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那样的活着,为了等待着生命的终结而活着。

或许是放弃了,在他的世界里,最后也只剩下为了死亡而活,直到遇到了这个人。

「幸好我遇到了你,小胜。」

“喜欢,小胜……”小声的说着,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重复。

「或许我不该如此的贪心,但是不只是喜欢你…」

「爱」

如此的,如此的

让人心动又难耐的字眼。

“我还真是麻烦呢,对吧,小胜?”

“唔…知道…就好…”

“噗……哈哈哈哈。”

“cao!废久你………”

笑了,小废物你这不是能很好的笑出来么?本来打算给人一个爆栗,看早这样的笑容,爆豪又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看你这傻样,现在可以好好睡觉了,小废物?”

“嗯嗯!晚安,小胜。”

“嗯,晚……” “啵叽”一声,绿谷笑着亲了一口爆豪的脸,然后立刻背过身舒服的去和周公下棋去了。

“………靠……”被亲了的爆豪,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燥了起来,那个小废物的唇真是软得要命了。

“这tm让老子还怎么睡。”








23.
第二天一早,绿谷就被摇醒了,一睁眼就差点尖叫出声。真tm有一群人围着他们的车大转,吓死了!!

”系好安全带。”

“嗯…嗯。”绿谷留意到人眼下的黑色,但是却没敢问原因,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心虚??

“哄哄!”发动机声音一响,数十双眼睛就锁死了车里的两个人。

“啪啪啪啪!”离车近的人已经开始用力拍打窗户,有的甚至开始用头撞。

“小胜,你说的对。”

“哈啊?老子又说什么了?”

“这可真是…丧尸片的即视感。”

“哼,扶好了。走了。”一脚油下去,车硬生生地撞开了人墙、两个人冲上了公路,开始向着山区前进。

“啧,小废物、用纸擦一下后视镜。”

“小胜,那包纸…没了。”

“怎么可能,老子昨天…还…y(用)……”

“小胜?”绿谷看着话说到一半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怎么觉得小胜的脸红了?

昨天晚上在绿谷睡着后,睡不着的爆豪胜己到底做了什么呢?

他带着一身的燥气,拿了一包纸巾,下了车,然后站在车尾,手里………擦了后面的玻璃。对,只是擦了后面的玻璃,你没看错。擦完后,他总算冷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困意,然后他就忘记了那包放在地上的抽纸。

所以,这有什么好脸红的?

“咳,那就算了,反正这样也能凑活开。”

“但是小胜之前不是还说不看不行的。”报复,这就是报复!

“老子可没说过。”

“咦—!小胜说谎。”

“你等老子停车的,一会儿就搞得想bb都bb不出声。”被爆豪这么一说,绿谷立刻老老实实闭嘴了。他现在都不敢回想那天的事,一想他就觉得某些地方开始隐隐作痛。

绿谷翻了翻裤兜,还真找到了几张纸,然后就意思意思把后视镜擦了擦。刚擦干净,绿谷就感觉车身一晃,一辆车就撞到围栏上。

“果然是因为车牌号么。废久,先把窗户关上,然后做好随时急刹的准备。”爆豪说着就狠狠的踩了一脚刹车,又一辆车报废在眼前。

“啧,看来要改变计划了。”看着笔直的高速公路,这么走下去肯定是迟早要被追上的,不如找个出口出去然后再绕路。

“我记得下一个出口出去就有一片森林,那里躲起来应该也方便很多。”绿谷回忆着自己以前看过的路线图,开口说道。

“看起来小废物你也不是那么不靠谱。”稍微减速从出口离开,爆豪看着眼后视镜里依旧穷追不舍的几辆车,看着近在眼前的森林,腾出手拍了拍绿谷的腿。

“去后面收拾一下行李,该带的东西收到两个旅行包里,钢棍和枪也别忘了。”

“嗯。”点点头,绿谷从副驾驶翻到了后座,然后打开盖板,开始找重要的东西往包里装。

“废久,包收拾好了?”看着森林近在眼前,爆豪瞥了眼后视镜,发现人已经抱着两个旅行包在后座坐好了。

“准备跳车,保护好头。包和钢棍都给我一个。”

“小胜,这么跳车钢棍不会戳脑袋么?”

“……那个钢棍是能收缩的废久,你把它戳一下。”

于是绿谷就开始跟钢棍作斗争,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个钢棍就是缩不起来。

“啧,tm凭发动机高级就撒野是吧,老子让你现在就报废在。”爆豪看着追到并列的车,轻踩刹车猛的左打轮,车子转了个方向接着前进,而那辆车则在打轮的瞬间撞到了树干上。

“果然是一群白痴。”

“小、小胜,棍子缩回去了。”绿谷的声音有些发颤,爆豪皱了皱眉,往后一看,绿谷左手边门上的窗户,碎没了。

“算了,反正这车要不了了。”爆豪这么说着,但嘴角还是抽了抽,自己小废物不会是霉神附体了吧。

“一会儿我喊321,直接开左边的门跳出去,没问题吧?”最后一辆车还在死死的追着,那就让它追着这辆车去自杀吧。

“别害怕,废久,我就在你身边。”

“嗯。”绿谷本来是有点紧张的,万一他没跳好撞到了树干,晕过去就会添加不必要的麻烦,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时候跳这么一个选择,那也只能跳了。

“3”

“2”

“1”

车速升到最快,左侧车门同时打开,两个人跳了出去。翻滚了几下后,就听见剧烈的两个爆炸声,现在追着他们的车也消失了。

“安全了?”绿谷蹲在地上,看着精神依旧紧绷的爆豪小声的问道。

“不……还没完。”









24.
这大概真的是绿谷看到过的最恶心的画面了,一个被炸得半边胳膊焦黑的人,手里拿着一把枪,朝着他们一瘸一拐的走过来。

爆豪没说话,想着朝着绿谷打个了向左走的手势,然后爆豪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扔了出去。果然一有响动,那个人就举着枪朝着声源的地方开枪。

两个人趁着枪响的瞬间,快速的穿到了一棵树后。绿谷靠在树干上,爆豪则伸手抱着人,头微微探出观察着情况。

接着又用石头溜了那个人几次,确认对方的手枪已经没有子弹后。

“乖,在这儿等我。”伸手撩起绿谷的头发帘,轻轻吻了一下后,爆豪走了出去,然后甩开了钢棍。

“过来,垃圾,让老子打爆你的头。”爆豪一边说着,一边竖起了中指,然而被比中指的人当然不会有任何回应,只是看到目标后扑了过来。

像这种已经是强硬着活动的人,自然很简单的就能放倒。甩干净钢棍上的血,然后将其收好别在腰间,他朝着树后的方向招招手。

“废久,可以出来了。”

“给,小胜。”绿谷拿出水递给爆豪。

“指南针显示这边是北边。”绿谷手指了指刚才来的方向,“现在咱们只要向这这边走就能到达山底。”指了指右手边的方向,远远的看去确实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山尖的轮廓。

“走吧,尽量的能多走一点是一点,在太阳落山前怎么着也要走到一半的路程。”

两个人背上包开始了所谓的跑着逃命的旅途,绿谷的体力也比爆豪当初设想的要好了很多,果然那两周没白锻炼。

时间过得比想象中的要慢,至少绿谷是这种感觉的,其实他已经感觉到了奔跑上的吃力,但是为了不拖延计划也就咬着牙忍着。爆豪也不是对于绿谷的体力一点b数都没有,所以在适当的情况下就会停下来休休息一会儿。

就这样跑跑停停,太阳终于快要落下山头,两个人找了一块地方扎好了小帐篷。收集了几个树枝,找了点叶子当助燃物,绿谷将火生好,爆豪则拿出肉干递给了绿谷。

“今晚轮流守夜吧,虽然可能一时不会有人追过来,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

“好。”

“那就快吃,你先去睡,等后半夜老子叫你换班。”

看着人因为着急而大口的将食物全都塞到嘴里的样子,真跟个小仓鼠一样,他伸手戳了戳绿谷的腮帮子,结果就换来了对方责怪的眼神。

像之前一样,晚安吻后绿谷就乖乖的去睡觉了,爆豪则是借着火光再次确认了一遍线路,然后就把火熄灭了,毕竟这么这么显眼的光源就这么亮着不是请等着被人发现?

无聊的爆豪同学就只能靠在树干上,仰头看着天空,今天的星星真的不少。可惜,这样的风景在之前的“平常”的日子里没时间欣赏,而在这逃命的日子里却成为了打发时间的乐趣。

“啧…等到了那个地方,就天天抓着废久看星星。”突然有了看星星情结的爆豪。

不过,不要以为黑夜会为你遮蔽身影,它也同样会为了屠杀者掩盖罪行。不要放松,用你的双眼仔细的巡查四周,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举着枪出现在你的身后。









25.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这让本来精神有些迷离的爆豪立刻又恢复到了最紧张的状态。远处果然传来了手电筒的灯光,没想到追捕的速度这么快么?

不过也是,所有人也只是像个机器一样按照时间表完成任务,他们没有对“累”的认知,更不会觉得痛苦。爆豪隐约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迟早真的要被人海战术击败,看来真的有必要连夜赶路了。

“绿谷,醒醒。”悄声的进了帐篷,然后伸手轻轻摇了摇对方的胳膊。

“唔…要换班了?”

“不是,有人来了。”

“这么快…………人很多么?”绿谷一听见有人来了,立刻就精神了起来。

“看起来怎么也有十个人左右。”

“那…那还好,咱们两个人一起的话,还是有胜算的。”绿谷摸着自己腰间的钢棍和枪,再看着眼前的人、顿时觉得安全感爆棚。

“总之,对其利用那些家伙蠢蠢的判断能力,如果有枪尽量不要正面冲突。然后只要有好的机会,不要犹豫,直接一棍子爆头。”

”好。”

脚步声更近了,爆豪不再出声,下巴微微向帐篷外扬了扬,绿谷会意地点点头,跟着爆豪出了帐篷。

尽量做到挪动的时候不发出声音,爆豪看了看人的分散状况。往左边搜查的人明显的比向帐篷这边接近的人好多。

绿谷肯定是被爆豪留下了,毕竟没怎么有过近身搏斗经验的绿谷,爆豪肯定不会放任他去接触麻烦。不过,往帐篷这边来的人是少,但也不好对付。

【记得要观察对方有没有枪】

很好,前两个人没有,后面两个人貌似其中有一个人是举着枪的。

【像那种消耗子弹的方式只适用于对一个人,当你面对多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分散开,或者是利用射击的时间差。】

【但是无论如何,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虽然老子很不喜欢那种躲躲藏藏的方式,但是必要的时候躲藏会为更好的进攻创造机会。】

躲在树干后,绿谷看着那几个人走到了帐篷前停了一会儿,但是因为没有人,所以他们又转了回来,这样拿枪的人会成为了背对着绿谷,且离绿谷最近的状态。

【想好的对策,如果进攻了,就不要犹豫,否则就会搭上性命。】

【老子自然不能时时刻刻保护你,所以你至少给我撑到我来救你的那个时候。】

一定没有问题,绿谷相信你自己可以做到。感觉自己握着钢棍的手不再冰凉,身体也进入到了最灵活且可控的状态。

就像猎豹一般猛的扑到了拿枪的人的背后,然后用铁棍勒住了人的脖子,那个人果然下意识的就开始一边挣扎一边开枪射击,那几个没有枪的就被子弹结束了生命。

绿谷死死的双手抓着铁棍,就算已经麻木也不敢收劲儿,直到那个人手一垂,枪掉到了地上,绿谷才松开了一只手。

确认这几个人全部死亡后,绿谷才“噗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抬起胳膊发现自己的手还在颤抖,绿谷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起身向着之前爆豪前进的方向移动。

“啧,真是没完没了了,都给老子去死!!!”

“哇啊……”真的是感觉隔老远都能听见小胜的怒吼声了,不过这样真的没问题么?声音这么大,不会把更多的人吸引过来?尚在移动中的绿谷忍不住的吐槽。

爆豪终于把眼前最后一个人按倒在了地上,然后一钢管捅穿了对方的后脑勺。有点嫌弃的把棍子在地上蹭了蹭,他宁可棍子上一堆泥,也不想拿上面粘着血和肉。

绿谷是庆幸自己赶来了,他甚至不敢想如果他没来,爆豪会变成什么样。

绿谷在移动时依旧保持着警惕,然后当他看到了爆豪的身影,刚想出声叫对方的名字时,就发现又个黑影正举着枪瞄着爆豪,并且准备扣下扳机。

他脑子里一瞬间就断线了,大脑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直接就扑了上去。用力的将对方压倒在地,然后把那把枪迅速的踢远。终于枪在眼前小时候,绿谷就觉得有点脱力,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绿谷双手死死的夹着马上就要刺下来匕首,但是对方的力气太大,手掌心的肉被刀刃划开,绿谷本来是不想叫的,但是那刀刃在手掌肉里越陷越深,而且伴随着挣扎,那块儿被切开的肉感觉正在遭到更多次的切割。

“啊啊啊啊!啊…疼…”

“废久!操!”爆豪当然听到了绿谷的叫声,示意当他赶到的时候根本没仔细看清发生了什么,直接一棍子就闷死压在绿谷身上的人。

“小…小胜,我是不是特别厉害,嘿嘿…”

“别笑了,对不起…老子本来答应好的。”说好了要保护你,说好了不让你再难受,但结果却反而被……

“别,这么板着脸。”

“笨蛋,痛就要哭,还笑什么啊。废久你是这么坚强的家伙么?疼就哭啊,给老子哭吧。”将人的手迅速的包扎好,然后把人抱在怀里,一下又一下拍着人的后背。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这个小小废物明明又疼又怕,从刚才开始身体就一直因为忍着痛而轻微的抽搐着。

“抱歉…明明…呜…小胜较过我的…呜…不能不过脑子就动手。”绿谷真的哭出来的时候,爆豪反而更加手足无措了。

“你没错,要是刚才换成老子,老子也一定会直接冲上去。”

看着还是在自责状态的人,爆豪心里也烦,于是干脆的伸手抬起人的下巴,然后吻上去。

爆豪胜己发现,对于绿谷出久而言,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

“不哭了?”

“嗯…嗯”感觉自己哭的样子丢脸极了,绿谷恨不得现在就找个缝儿钻进去。

“那就回去了,估计现在离天亮也不远了,赶快眯一会儿,补充一下体力,咱们要接着出发。”

“好。”

“你的手记得不能沾水,还有不能……”看着人第一次这么唠叨的样子,绿谷也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受,但就是觉得手没有那么疼了。

回到营地,两个人抱着挤在了帐篷里。趁着天还没亮,追捕的人还没出现,身为逃亡者的他们尚且可以进入短暂的休眠。

只是危险的等级还在上升,在各个城市内部,追捕等级上升为3级———一旦遇见,即处死。

距离森林很近的几个城市内,一片片的人都在向着森林前进。

快逃吧,快逃吧,否则被追上的话,就只有被人潮吞没。
小心翼翼,却也要当机立断,有时过于理智的去思考,不如大胆的凭直觉前进。

守护好你身边的人,记住活下去才是一直以来的宗旨。


     就算不行,老子也会用性命保护你,

     无论怎样你都会,

     活下去,

     我在此发誓。
                                                                          」

评论 ( 3 )
热度 ( 21 )
  1. 今天睡觉了吗Horizon☆老H ☆ Hori ☆好🌞 转载了此文字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