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左轮 (30-37)

差点手抖打了tag,吓死我了。感觉这一波回去,下一波就快要结束了。@彩采卷耳 就快到结尾了,我难受了。


30.
OFA公司有衰落的迹象,然而一个叫B·K的公司却很快横空出世,现在渐渐有了要压过OFA的势头。

但好在OFA的基地和人际关系还摆在那儿,暂时还能站得住脚,不过要是再不能把情况好转,怕是真的要……

“Boss,今天的业绩单。”

“嗯……让商业街左边的那条街上的主打商品换成最近mis的新品。”

“是。”

“还有今天下午的那个商业交流会…”

“已经都吩咐好了。”

“辛苦你了,B君。”

“没什么,Boss您才是,要注意身体。”

绿谷让B君离开后,才悄悄的把刚才藏在手中捏弯的钢笔扔到了垃圾桶里。他到现在还是没脸面对B君,因为A君的死,大部分原因还是自己当初的不成熟的决定。

但是,现在也必须要打起精神!

“唔唔唔…汪!!”

“唔啊啊!咔酱!别咬别咬!!!”

“疼!疼…嗯…别舔…哈啊…”

“汪唔唔…唔…”

“停停停!别再向上了!”

“唔汪……”

就看见一只淡金色毛发的小狗,此刻正压在一个人的身上,然后一点一点的从人的裤脚慢慢的舔到了裤dang(咳)

“坐下!”

“唔唔………”

看着不得已老老实实坐了下来,然后嘴里还发出不甘的唔鸣的小狗狗,绿谷伸手揉了揉人的头。

当初捡回来的时候,因为这双眼睛,他还以为会是一个比较暴脾气,然后特别高冷的那种,结果没想到意外的粘人,不过调皮这一点到是跟那个人小时候一模一样………

“Boss,科科莱克家送来了好多礼物。”

“科科莱克……礼物都检查过了?”科科莱克表面上与OFA交好,但是背地里给OFA下的套就没少过。

“是,已经确认过了,没什么问题。然后这个盒子里的东西说是给您的。”

那是一个粉色的盒子,绿谷皱了皱眉,将咔酱抱在怀里,然后示意人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很危险的东西……蛋糕?”绿谷在手下离开后,一只手抱着咔酱,另一只手打开了盒子。

“……这种东西,想都不用想是有问题的吧。”干脆的将盒子连带蛋糕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看了看时间。

“咔酱,下午我不在的时候可不许给别人添麻烦。”

“唔汪!!”

“乖。”

“唔唔…”

“好啦,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瞎哼唧什么?”

花了整整半个小时,绿谷才终于将粘着他不放的小狗狗安抚好,然后乘车前往宴会举办的地点。



31.
你觉得咔酱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那你真是太小瞧它了。

首先是去了客厅,在楼梯的扶手上滑来滑去,然后是到了沙发上开始疯狂的咬靠垫,接着感觉肚子有些饿的它跑到了厨房,咬着大厨的裤子角使劲的扯。

然后就看见,手下们开始哭着收拾被弄乱的房间,然后这场景莫名的熟悉………爆豪少爷小时候貌似就是这样的。

于是手下们都露出一个又一个的慈父的笑容,现在咔酱做的算什么,想当年爆豪少爷上的了天(树),下的了地(挖坑),手能提肩能扛,不愧是OFA家的人!

终于玩累了,吃饱了的咔酱溜达到了绿谷办公的房间里,跳上了那个沙发一趴开始呼呼大睡。

手下几个人透过门缝,看着睡着的咔酱安心的呼了口气,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32.
一只狗狗偏偏长了红色眼睛,结果被前主人认为是疾病就丢在了小巷子里。

小狗狗的呜呜声被街上嘈杂的声音所掩盖,对于它而言如果没人去管的话,可能明天就会饿死了吧。

一个小奶狗,被放在了一个比它高出了太多的箱子里,它连出去的方法都没有,只能等着饿死。

但是求生的欲望让它用最后的力气撞到了箱子边上,然后箱子就倒下,小奶狗就着样摔了出去。

绿谷乔装打扮了一番,准备在暗中检查店铺的情况。结果没想到赶上下雨,他明明没看到天气预报说有雨啊!!

于是一个人出门的绿谷只能跑到小巷子里,正好有一块可以躲雨。站在遮蔽物下有了一会儿,雨一点儿也没见小,本来不想暴露自己去检查了的绿谷无奈只能拿出手机准备给手下打电话。

“唔……唔唔…”

“嗯?”

“唔……”

绿谷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但是后来那个声音仿佛是感觉到了自己存在,哼哼得越来越响。

顺着声音,绿谷扒开了几个废箱子,然后终于看到了那个浑身裹着黑泥,在墙边瑟瑟发抖的小家伙。

“唔唔……”伸手将小奶狗抱到了怀里,绿谷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没有外伤,看起来就是因为天气回这是饥饿的原因,它的身体在不停的打颤。

“喂,对,在xx商业街,嗯。记得带一条毯子和一袋羊奶。”

“……不是我喝,我以为您很清楚。”

“不不不,还是请您不要开这种玩笑,管家爷爷以前都没这么说过我。”

“总之,麻烦您了。”

挂断了电话,绿谷几乎是勉强维持脸上的笑意了,果然老家伙们一个比一个嘴毒,什么还没断奶的娃娃,什么乳臭未干的小鬼,他现在都小三十的人了……

“呜呜……”

“好了好了,小家伙很快你就会有吃的了。”

仿佛是听懂了绿谷的话,小狗狗用有些湿漉漉的头顶蹭了蹭他的手,然后勉强的睁开眼。那是一双红色眸子,只是那里面的火焰似乎已经淡得快要消失了,然后它在发出最后的求救。

绿谷不知怎么的喉咙一阵哽咽,如果哪一天那个人也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那个时候……

不,如果按照之前的样子,或许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临。因为自己的无能,害死自己重要的人,这样的事情已经再也不想看到了。

所以,不如就这样一刀两断,那个人的更适合在这样的环境生存,比起自己,能做得更好。

B·K,Bakugo katsuki,小胜起名字还真是直接…

“Boss。”

“啊…走吧。”





33.
自从经过好吃好喝和细致的照顾后,小奶狗立刻活蹦乱跳起来。

淡金色的毛发柔顺极了,绿谷每次处理完一堆文件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抱起小家伙,然后把自己的脸埋进狗狗的肚子上。

“Boss,真的不给它起个名字?”

“嗯,起啊。”

“?”

“咔酱。”

“咣当”手下撞到了柜上,“啪嚓”放在上面的花瓶摔到了地上。

“您确定?”

“对啊,你看这不是很像么?”

被举起的咔酱看着打碎了花瓶的手下,“汪”的叫了一声,然后满眼的鄙视。

“像…真像…”被一只小奶狗鄙视了的手下,心在滴血。




34.
“果然Boss还是放不下爆豪少爷吧。”

“那是一定啊,你想爆豪少爷也算是Boss从小带到大的,怎么说也有了亲情。”

“哎……怎么偏偏就吵架…”

“那也不是我们该管的事了。”

“也对,还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吧,能为Boss分担一点就是一点!”

“嗯。”




35.

“Boss。”

“好,走吧。”

宴会终于结束了,绿谷坐在车中才松了口气,刚才那个氛围一直维持着笑容脸都快僵掉了,而且还要时刻提防着被人下套。

“Boss,今天早些休息吧。”

“没事,回去抱抱咔酱我就好了。”

想想那软软的毛,绿谷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果然咔酱是治愈的根源。




36.

“咔酱?”

“Boss,它在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觉呢。”

“这样啊,我去看看。”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小家伙,绿谷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咔酱?”小声的叫了几次,果然没回应,绿谷皱了皱眉。

就算难受的时候,咔酱也会哼唧几声,现在干脆一动不动的趴在哪………就跟死了一样。

“……咔…酱…”入手的是柔软的毛发,和往常无异,但是指尖触及的僵硬和冰冷,是什么?

已经走了,为什么?中午走之前还没有什么事。绿谷不太敢抱起对方,他只能慢慢地蹲下,然后盼望着现在的一切都是个玩笑。

可是那半睁着的眼睛,就这样看着门口的方向,半张着的嘴仿佛还在呼救,可是这一次,没人能救下它。

绿谷低下头,额头轻轻的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然后绿谷发现了对方嘴角的一丝白色。

那是奶油,绿谷几乎可以肯定,然后也在瞬间明白了咔酱死亡的原因,那块蛋糕。

“什么啊……哈哈……原来…原来是我…”如果他当时把那块儿蛋糕交给手下处理会不会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是他偏偏扔在了这里,所以杀死了咔酱的人是他。

这算什么?

上天的玩笑?

把一个又一个重要的生命带到他的身边,却又要让他们以为自己的原因而一个又一个的离去。

“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可是对不起有什么用,它还是死了。






37.
小家伙最后被埋在了花园里,他最喜欢的那棵树下。

这之前和这之后,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等着他因为自己而感到悔恨?

之后的晚上,那个梦就没有停过。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家伙趴在沙发上蠕动,然后发出痛苦的呜鸣声,可是没人能听见。它不明白自己 怎么了,就是觉得很痛很痛,痛得快要失去意识。它想要挣扎,可是连动一动爪子都会觉得无力。

它在等谁?

它在等谁!

你不是很清楚么,绿谷出久,它等的是你。

然后它仿佛是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于是放弃了挣扎,但是它依旧抬头看向门的方向,渴望着渴望着,最后一眼。

绿谷就这样,无法动弹的,眼睁睁的看着小家伙眼中的火熄灭了。然后他眼前的画面慢慢的模糊,只有那双眼睛,它一直都在。

然后模糊散去,绿谷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猛的惊醒,自己的眼泪早已无法控制。

那是一个人,他躺在地下,血从太阳穴一股股的流出,而自己手里握着的那个左轮手枪,那么的真实。

原本以为这个梦自那之后不会再做了,而现在它附在小家伙的眼睛上,然后每一天每一天,都准时的侵入梦里。

所以他才害怕,所以他才逃避,所以那一天他才打了他。

因为绿谷出久害怕,他害怕爆豪胜己的死亡。

更害怕,

那个凶手,

是他自己。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