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失心少年 01

躺尸已久,突然开了新坑,旧坑会慢慢填上的。

人物巨ooc,慎入

具体设定会补在合集里面的。

手癌晚期,请见谅



























我们纷纷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守着这颗心,然后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被漠视的、被剥夺的,被厌恶的,被腐化的,


但被珍视了的,


【自己】


======================================


“真的很感谢您。”幽暗的房间被桌子上的烛火照亮,绿发的少年向着坐在木椅上的老年人鞠躬。


“你不用谢我,赶快离开吧。”老者似乎并不想要少年的感谢,而且言语中还有几分驱赶的意思。


绿发少年没说什么,只是又躹了一躬,然后背着背上的黑色行囊踏上了通往山林的小路。


“终于走了么?”老者身后,一个年迈的妇人走了出来问道。


“是啊,这样一来,村子算是安全了。”


“让我说,你当初就应该把他赶走,没了【心】迟早要变成怪物!”老妇人情绪激动,没完没了的说着责备的话。而坐着的老者只是叹了口气,手拄着拐杖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了储物柜前。


“但是他失去【心】我们也是有责任的。”


“屁!我们有什么责任!老头子不是我说你,太心软了没有什么好处。”


“算了算了,他现在也走了,也就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了。”争执也就到此而至,村长凝视储物柜上的照片,然后抬手把相框扣了过去。


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第一次离开了自己出生的村庄,向着那些大人口中的大城市前进。而这并不是一段美好的旅行,这只是一个开始。


是的,不知道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只是为了必须要寻找的【心】而踏上了这条路。


“好高!”城里的建筑跟村庄的不一样,不仅看着华丽,而且高了很多。对于一直以来生活在村子里的绿谷,四周的事物都很新奇。


“疼!”绿谷的视线一直在四周打转,从而忽视了眼前的人,迎面就和某个看起来就很凶残的人撞在了一起。


“喂!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撞大爷我!”


“对、对不起。”绿谷立刻低头道了歉。


“以后走路小心点!”对方似乎还不是那种彻头彻尾蛮横的人,绿谷见人走后提了提自己有些下滑的背包,开始寻找可以过夜的地方。


他出门前把自己所有值点钱的东西都当掉了,但是那些也大概只能支撑他几天的粮食钱,这个时候再去住小酒馆恐怕也很难挺到他找到肯让他工作的地方。


自小身体素质就不太强的绿谷,严重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找到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毕竟想要找到【心】绝对不会是一两天的事,城镇的物品价格又明显的比村里高了很多。


“今晚凑活找一个稍微暖和的地方……”这么想着,他向着一个小巷子走过去。穿过小巷,对面是一个农场一样的地方,而农场旁边有一个仓库。


“是麦秆啊…”还想着为何这个仓库的门没关,原来里面放的都是一些割下来的麦秆,大概因为派不上什么用场,就暂时放在这里面了。


“在这里小住一晚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将自己的包放到了一边,然后把麦秆堆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腾出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然后取出自己背着的布料老旧的大衣罩在自己身上。


只是闭上眼没过多久,突然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还有大喊的声音。绿谷朦朦胧胧的刚睁开眼,就听到了门口麦秆被踩到时发出“咔嚓”的声音。


“shui、唔唔!!”嘴被人捂住,绿谷本想用胳膊进行反击,但是很快的被人推入到麦秆堆里。


仓库外那些脚步声越来越响,透过麦秆的缝隙,它可以看到一些人提着灯火走入了仓库里,四周转了几下又出去了。


“呼,你到底…人呢?”绿谷反应过来时,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周围已经没有了人影。


“总感觉遇上了麻烦的事情,还是赶快走吧。”这个地方八成是不太安全了,他将大衣收回到了包里。外面黑漆漆的,恐怕已至黑夜。他现在还能去哪?


背上包在小巷子里穿梭,小房子里的灯早就关闭,这个时候的人们基本都已入睡。但是总感觉,有声音从某个地方传过来。


在小巷子里拐了又拐,终于到了声音的来源,是个小酒馆。里面不断的传出醉汉的大笑声,还有各种起哄的声音,绿谷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进去的话也没有钱留宿,还是走的好。


“喂,你,不进来喝一杯么!”


“诶???”刚转身要走的绿谷就被一个大汉按住,对方身上的酒气熏得他有些头晕。


“没事,今天可是酒馆老板请客!来来来,看你也是个流浪的旅人,跟我们一起喝吧!”


就这样绿谷被大汉强拉进了酒馆里,屋内很暖和,吃的喝的应有尽有。有的人已经喝醉了,就这么趴在桌子上睡得直流口水,有的正在兴头上,开始手舞足蹈。还有的则是就这么默默的喝着酒吃着美食,享受难得的放松的时间。


绿谷被直接拖到了吧台前,里面站着一个身着酒保服的金黄发的男人。


“哟,我说大叔,你这是从哪儿搞来的孩子?”身穿酒保服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从酒架上拿起几瓶酒放到了调酒台上。


“哪有!这、嗝我这、哼是出去、看他在外面站着。”


“哎,知道了知道了。”男人打开了酒的瓶盖,然后将一个酒嘴拧在了酒瓶口出,接着将柠檬切半放入挤压器中。


“啧!你让我说、说完!我看他……”醉了酒的大叔还是偏要把事情说完整,于是绿谷就看到了调酒的男人朝着他摇了摇头。


“不用理他,他这是醉了,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透明的酒液在明黄色的灯光下闪闪发亮,从酒嘴口倾泻而出,落入银灰色的调酒杯中。


“绿谷出久。”绿谷就这么看着男人将柠檬汁挤入到杯中,然后将盖子盖在了调酒杯上,双手握着整个杯子开始摇起来。


“上鸣电气,这个酒馆的老板,请多指教,绿谷君。”冰块儿撞击的声音停止,同时水被到处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在上鸣话音刚落下时响起。


“总之,今晚这些食物和酒水的钱都是由我来承担的,你既然来了,就不用客气。”上鸣说完笑着将酒推到了绿谷的面前,然后就开始收拾吧台。


绿谷看着自己面前不算很精致的玻璃杯,里面的冰块内的裂纹在透明的酒液中看着有些可爱,还有被子边上的那片黄色的柠檬片,也是如此的诱人。


耳边的是人们的欢笑的声音,还有玻璃杯的碰撞声,屋内是如此的温暖,甚至是燥热,让绿谷甚至觉得手中的这杯带着冰块的酒,更像是冬日里的火焰,如此的拯救着因为温度而困扰的人。


“小子,你看起来不、嗯……开心啊?”


“不是,您误会了。”绿谷酒杯已经触到了嘴唇,突然就被人从背后跨住肩膀,酒液差点因为惯性漏出。他把酒杯先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抬手尝试把大汉的胳膊抬起来,结果不但没成功,反而被人跨得更紧了。


“那你怎么不嗝…”大汉话也说得模模糊糊,绿谷也就这么听着。


“嗝?”


“我、我是说你怎么不、不笑!”绿谷这个反应是真的让人哭笑不得,至少在他附近的上鸣听完之后差点没笑出声。大汉似乎是被绿谷的反应吓到了,立刻把胳膊收了回来。


“咳,我以为您在说,我为什么不打嗝。”绿谷看着身边有点委委屈屈的人,就觉得没想到一个一身腱子肉大叔在醉酒之后能露出这种样子。


就是个神奇的东西,绿谷只是见过却没喝过,如果他有点喝酒的钱,肯定也是存起来,哪敢用来享受。


“喝吧,真的不用客气,我这儿也不是什么黑心酒馆,不会骗你钱的。”上鸣电气这么说着又从大汉的手中接过杯子打上满满的啤酒,然后附带着一些小吃放到了对方的面前。


绿谷其实并没有怀疑过自己被坑,只是因为从来没喝过酒而迟迟不敢拿起酒杯,刚才好不容易要喝了,又被身边的大叔打断了。金色的酒液湿润了嘴唇,也一样氤氲了双眼。绿谷只觉得头有些晕,脸颊突然就涨红起来。


“诶……绿谷……你…”


“嗯?”听不清对面在说什么,他也不想再详细去想。把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他侧着脸盯着门口处发呆。就这么盯着盯着,眼皮越发的沉重,不知道何时,他就进入到了睡梦中。


爆豪胜己推开门就看到的就是酒馆内的一片狼籍,眉头微微的皱起,看着正在忙着收拾的上鸣,以及到处摊睡着的人们,原本的怒气算是小了一些。


“哟!爆豪,你回来的也太晚了,狂欢都结束了。”


“老子就是为了躲开你这一年一度的狂欢才外出的,话说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摊睡的人中出现了陌生的脸孔,爆豪胜己走近到绿谷出久的身边,自己的打量了一会儿。对方明显是睡得很沉,嘴唇还开开合合,仿佛在说着什么,脸上的不自然的红晕一看就是知道对方是喝醉了。


整体来看,是个规规矩矩的少年,但是现在的睡相绝对称不上好看,爆豪胜己下意识伸手就戳在了对方的脸颊的小雀斑上。


“是隔壁的大叔喝多了出去吹吹风,然后就带进来了,应该是个流浪的人吧。看起来也很年轻,真是不容易啊。”上鸣将杯子和盘子放到了推车里,然后看着视线停留在绿谷身上很久的爆豪,突然觉得有些纳闷。


“喂,不会这么巧吧。”


“我也在想会不会这么巧,你打算留下他?”


到底是巧的什么,也只有现在交流的中的爆豪胜己和上鸣电气知道了。上鸣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人,又看了看自己算得上是半个“好友”的爆豪胜己,觉得有点头大。


“如果你想下手,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他只是个流浪的人,现在身处异乡,无论被怎样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更不会有人追查。更何况现在的世态如此,就算有人先把要追查,那些警察也不过就会糊弄了事。”


“没那个必要,那个时候很黑,这个看起来蠢到要死的人,恐怕当时压根就没那个脑子去注意捂住他嘴的人是谁。”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留下他了。不过真是没想到啊,我记得上回那个xxx……”


“啧,你再bb,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他。”爆豪胜己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匕首。


“就当我没说,不过能帮我个忙么?楼上那还房间还空着,正好就让他住进去吧。”看了爆豪的动作,上鸣立刻转移了话题,虽然两个人算得上是熟人,但是上鸣知道爆豪胜己这个人,如果真的要杀人的话,是决不会顾及这些情面的。


“要老子叫醒他?”


“不不不、不是叫醒。”看着爆豪胜己抬起的拳头,上鸣立刻开口阻止,这要是一拳下去,明天这脸不得青了。


“麻烦您,把他抬上去吧。”


“哈啊?”爆豪胜己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脑子进水的人。


“毕竟也算是要招进来干活的,总不能让他就这么睡在外面。”


“那你自己背上去,跟老子有什么关系。”上鸣电气对于对方的回答早就有所预测,爆豪胜己要是真的能直接答应下来才有问题。


“你会让我背?”


“老子是你这儿的房客,你还让我背?”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手下留情总也是有原因的吧?”爆豪胜己凝神看了看身边趴在桌子上露出傻笑的绿谷出久,然后抬手就把人扛到了肩上。


“老子只是不做没钱的买卖罢了。”语闭,也不再去听上鸣的回应,他扛着人上了楼。


”不做不收钱的买卖,还真是敢说啊。”上鸣看着上楼去的人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想起上回那个认出爆豪胜己是杀手的人,现在不是早躺在土里睡得深沉。


第二天一早,绿谷起床的时候脑袋还有些蒙,过了几秒就觉得不对劲,自己手撑着的地方是这么的柔软,这是他记事之后再也没有接触到的感觉。


“哟,起来了。”


“上鸣,昨晚真是太麻烦你了,房费的话…我…”绿谷想着自己仅剩不多的值钱的东西,想着一会儿就换成钱,付清自己的房费。


“这倒是不用,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全部免费。当然也包含,住宿。”上鸣将所有的盘子放在了床头柜上,里面是几片面包一个煎蛋一些培根,旁边还有一杯热牛奶。


“我说,一大早都在做什么?”


“呃……”绿谷看着斜靠在门边的人,对方暗红色的眸子里面明显透露着不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总觉得对方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就像是昨晚在仓库里遇到的那个人一样,冷到让人不敢开口搭话。


“这位是长期房客,爆豪胜己。”


“你好。”绿谷听着上鸣的介绍,喉咙哽了一下,然后礼貌性的开口问好。


“……”对方没有回应,只是一直打量着他,绿谷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上鸣的身上。


“绿谷来这边是碰巧经过?”


“算得上是吧。”绿谷并没有直接说出真话,无论是从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角度出发也好,还是不想给帮助自己一次的上鸣添麻烦也好,他都没必要把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来这个地方这类的信息说出来。


“绿谷没想过找个地方安家?”上鸣自然是明白绿谷说的也就是应付的话,但是他倒是不太在意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只是他想要做的事情能达成就好。


“暂时,没有什么想法。”


“那不如,现在我这边做员工怎么样?包吃包住,还有工资。唯一不好就是要上夜班。”


“这样不太合适,我这样笨手笨脚的,会给上鸣你添麻烦。”


“没关系,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绿谷你愿意留下来做就行,我这个酒馆你也看到了,实在是缺人。”绿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笑得灿烂的上鸣,态度有些动摇。他确实是要在这里长期待下去的,但是他之后的某些行动,万一真的会不小心牵扯到上鸣的话……


“那个,我果然还……”


“果然还是觉得留下很好吧!好好好,以后这个房间就是你的了!”绿谷满脸的疑问,等一下,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看着上鸣的脸,他又不好意思拒绝了。


“那就,麻烦上鸣了。”


“不,完全不麻烦。”倒不如说如果拒绝了的话,才会麻烦,上鸣这么想着把钥匙放到了绿谷的手里。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