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我的老师竟是那个卡迦索02

更、更新了,开始了不定期掉落

今天的闹钟很优秀⏰

手癌晚期,请见谅

人物巨ooc,慎入

以下为大白👇



















































02.


“唔……疼。”绿谷刚睁开眼,想要移动身体,四肢就传来了剧痛。肺部也是,阵阵的的撕裂感直至喉咙。


“哟,终于醒了,老子还以为你跑个步就不行了。”


“老、老师!您怎么在?”绿谷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一边嘴上上翘的人,顿时觉得有些不太好。难道是自己刚才没跑完,结果晕倒了?


“赶快收拾好,一会儿准备上最后一节课。”爆豪胜己自然是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个学生的心情,尤其是下意识紧紧抓起被子的手,是谁都能看出来这个人在紧张了。


“是。”


看这爆豪胜己离开,绿谷松了口气,看来他还是坚持跑完了。不过最后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看到了卡迦索,也可能是因为精神也到了极限的边缘,所以出现了幻觉吧。


坐起来就废了点劲儿,绿谷站起来走了几步就倒吸了口凉气,四肢的疼痛倒是能忍受,毕竟他自己训练的时候也有过特意逼迫自己去挑战身体的极限。只是脚底磨出的泡已经破了,虽然已经被处理过,但是脚一挨地还是疼得钻心。


“报告!”


“进来。”


“是!”结果等他爬楼到教室,上课铃也响过了,看着站在讲台的面容,绿谷突然觉得脚更疼了。


尽量快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另一个笔记本,绿谷把胳膊架在课桌上,轻轻的转了转手腕,确认这样不会因为胳膊疼痛而分散注意力后,才将目光放在了开始讲课的爆豪胜己身上。


不得不说,他的这位老师身为索契,在战术上的成熟度是现在的他们再怎么学习也无法彻底弥补的,这是实战的经验累积下来的。


他能确定,他的老师,一定是战场上最果断理智的领导者,也同样是最勇敢最强大的战士。不过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是十分有名的,为什么关于他的老师他没有什么印象呢?想到这里,绿谷就感觉到自己被某个火热的视线穿透,身体猛的一颤,也因此牵动了全身的酸痛感。


“废久,老子刚才他妈的说了什么?”


”呃…老师,您刚才讲了……………”绿谷立马把自己刚才记得笔记内容整合了一下回答了出来。


“如果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打算怎么做?”爆豪胜己自是早就看过了自己班里所有人的成绩,因此才对绿谷出久的印象很深,毕竟能拿到A+的成绩的人很少,尤其是在开学测验中。


“呃,我认为无论军队现在的战力如何,都不可以直接贸然地前进,毕竟这个队伍中是存在翎奇的。因此我认为利用有远攻的优势,先削弱敌方的部分军力。”绿谷记得这个问题应该算是比较常识向的问题了,也算是了解军队每一个兵种的基础课。


“那么,翎奇的作用到底都有什么?那个……”绿谷就这么站着,看着爆豪胜己拿起名单点了另外一个人。


“呃…远程攻击,在开局前削弱敌军的力量…嗯…”站起来的同学颤颤巍巍把问题答了。


“远程攻击,削弱军力,嗯,听得倒是清楚。但是你给我走走脑子,翎奇身为远程兵种,真的只有这一种作用?”这么说完,爆豪胜己又画了一副敌人逃跑的景象,绿谷看了之后不得不称赞,自己的这位老师黑板画真的画得太好了。


“在敌军逃跑的时候,翎奇就会起到追击的作用。”这么说完,爆豪胜己又画了另外一幅图,这次是在撤退时弓箭手削减追击而来的敌军。


“还可以在我方的军队陷入必须撤退的情况时,有效的拖延敌军的追击速度和消减追击兵力。”爆豪胜己将粉笔放下,然后看着台下的学生,一个个的怎么都跟木了似的?


“所以,在没有了解任何一个兵种之前,我们都无法作出合理的战术安排,不要小看这些基础的东西,更不要让我听到某些人说什么早已经把那些纸上谈兵的东西背得滚瓜烂熟。”


绿谷看着台上的人,没想到刚好视线相接,对方正在示意他坐下。凑巧的,下课铃就响起来。


“下一次课会有课堂测验,你们自己把那些所谓的基础给我吃得死死,要是让老子发现你们连基础都学不好,就可以真的离开这个学校了。”铃声就仿佛是个界限,一旦响起,原本竖在界限中央的屏障就会打开,而他的老师则会变回那个揍人不眨眼、说话不留情面的索契。


绿谷看着爆豪胜己离开,低头将自己的笔记本收好,然后视线又停留在了黑板上。画上的小人胖乎乎的,真的是很可爱了,而且有些被击倒的还有表情。


“噗……”这种跟本人反差这么大的画风,让绿谷忍不住去联想,没准他的老师内心里是个意外可爱的人。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啦。


在办公室坐着的爆豪胜己打了个喷嚏,琢磨着一定是自己班里的小崽子们不服气骂自己了,他把电脑上测试卷的题目又改了几道。做不对,就罚他们一边跑圈一边背书。


“索契大人!”


“进。”


爆豪胜己看着进来后手里拿着一份印有图腾的信件的传信员,先是行了军礼,然后接过信读了起来。心里大致的内容就是王打算在军校期中测试时前来考察。


“回复王,这件事还希望他多考量。”


“是。”


一想到那个实际上是个逗比性格的王,爆豪胜己顿时觉得头疼起来。虽然他叫传信员如此回复,但是既然是那个人提出了这个想法,估计十有八九是肯定要实现的。


然后就是……到底怎么让现在他班里的这些小崽子们能真正意义上选择正确的道路。参军是一种保卫国家的选择,但也不是唯一的选择,现在随着科研组的发展,大量的更先进的武器也在发明制造中,往往正是急缺人才的时候。


“这么多综合知识测试A+的人,可惜了。”但是既然这些小崽子们来了,也是他的学生了,自然是不能差的。


“最好给老子做好,必死的觉悟。”将试卷打印好放入文件袋中,接着打开拿到手的教学课本翻了又翻,爆豪胜己突然觉得这个编书的人倒也是有意思。把一些本该熟记于心的知识放在了前两页就讲完了,后面是一些所谓的高级阵型。


“算了,干脆直接弄个新课件。”将书上大段的废话划去,爆豪胜己突然觉得或许直接扔掉更合适。


就这么打开了制作软件,一眨眼一个下午就过去了,爆豪胜己看了看时间刚好可以下班走人。他关上了电脑,然后从一边的衣架上把外套拿过来披在身上,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切,出去旅游倒是提前说一声啊,死老太婆。”爆豪胜己看着自家茶几上放着的纸条,额头上青筋暴起。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果然什么都没有!


抬手无奈的胡乱揉了揉头发,换了身休闲的服装,爆豪胜己向着附近的大超市前进。超市的自动门开开合合,不少住宿生都会选择来这里购物,毕竟是相对而言东西买得最全的超市了。


“买几个晾衣架,还有挂钩……”绿谷正推着购物车在生活用品的货架前思索需要买的东西。洗漱用品是从家里带过去的,所以不用再单买。除了晾衣架和便利的挂钩之外似乎并不需要再买什么。


“再准备一个书架,啊、唔!“转身想要到货架的背面看看,绿谷推着车刚到要从侧面转过去,就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他反射性神经的就退回到了货架的侧面,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不对,老师在这里不是很正常么,这个超市毕竟是商品最齐全的,老师这是刚下班?等一下,刚才老师身上的是休闲服,应该是已经从家里·····“


”喂,你在这儿bb什么呢?“爆豪胜己刚好选好了东西,转身要去冰柜,然后就看到了熟悉的绿毛。有些时候不禁会感叹,命运真是妙不可言。爆豪胜己一步一步走到了货架的侧面,看着陷入无限自言自语中的绿谷,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学生是不是真的哪个方面有点问题。


“喂………”爆豪胜己的呼唤。


“所以不应该啊……”还在分析自己的老师为什么出现在超市的原因的绿谷。


“我说…喂!你这个小废物!”


“啊…果然还是……”绿谷出久依旧执着与自己的思考,而爆豪胜己把自己的东西扔到了对方的推车里,一只手抓住对方的后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编号.6734370,绿谷出久!”


“到!!”虽然以前,绿谷出久就在身高上吃过各种亏,但是至今为止也只有爆豪胜己一个人,让他很直观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终于有反应了,老子叫你半天了。”


“不,我只是刚才在想一些事情。”终于双脚落地,绿谷出久仰头看着至少比自己高了20cm的人,心里一阵的别扭。


“啧,羡慕别人的身高就多给老子锻炼,短小精悍懂么?“爆豪胜己下意识地就开了黄腔,面对绿谷出久就好像是面对自己带的部队的队员一样,倒不如说在他第一眼看到绿谷出久的时候就忍不住的想象到了某个画面。


”短、短短?“


”嘶,你是结巴么?赶快走了,去结账。“看着对方红了脸,爆豪胜己嘴角轻轻上扬,然后在对方未来得及彻底看清之时,恢复了平时的冷脸。


当绿谷出久抱着自己买这的东西,看着外面来来回回的行人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居然就这么听话,跟着爆豪胜己结了帐就出了超市。


“老师,您也住在学校?”


“我要回去取东西。”爆豪胜己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这种随口糊弄人的理由他说得多了,大到帮那个逗逼王应付那些老顽固,小到家长里短。


“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有目标的兵种了?”


“嗯,如果期中考试能拿到入学名额的话,应该会选特殊兵种。”绿谷出久的回答都在爆豪胜己的预料之内,只是在听到了“期中考试”这个词的时候眉头微微的皱起。


“开的时候我的综合体能测试成绩就在中下游,就算靠着理论考试和综合反映测试的成绩,也没有办法…疼!”绿谷捂着额头,看着伸手弹了自己一脑瓜的男人,然后他莫名的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句话:果然是废久。


“综合反映测试A”


“理论测试A+”


“综合体能测试B,”说到这儿时候,绿谷出久已经反应过来爆豪胜己是在说他的入学成绩,听到自己体能测试的成绩,他就觉得头大。


“但是你要知道B不是60分,而是75分以上。”说到着儿,爆豪胜己伸手用力的揉了揉绿谷的头发,其实第一天开始他就对这头看着蓬松到不行的毛发好奇了。


“如果你期中考试能维持这个成绩,获得入学资格是必定的结果。别给老子丧着脸,你是可以做到的。”


“老、老师,您…”那种一闪一闪的光从绿谷绿色的眸子中迸发而出,让爆豪胜己有点无法招架,于是立刻补了一句。


“但是小废物,你要是考不上,就给老子等着被……吧!”爆豪胜己对着自己的脖子打了个“砍掉”的手势,但是依旧没见眼前这个小废物眼睛里的光熄灭多少。


“老师,我要是真的被您咔嚓了,这不算是犯罪?”


“啧,老子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别多问。”两个人接着往前走,一路上又讲了很多关于实战上的事情。绿谷出久一直问,爆豪胜己就这么答。他自己都有些奇怪,今天哪来的那么多耐心,任这个小废物问东问西。


不过一会儿,两个人就走到了校门口,绿谷很自然的行礼告别,刚迈步进入到校门内就又被叫住。


“喂,你之后有想去的部队么?”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对方的眼神中明显的是藏着某个答案,但是回答得却模模糊糊。


“暂时还没有特别的愿望,哪个部队需要我的话,我就去哪里。”


“特殊兵种的话,来老子的部队刚好。”


“啊?”绿谷出久迟迟的反应不过来,他的老师不是对他看不太顺眼么!!!


“操,老子这可算是给你抛了橄榄枝。”爆豪胜己干脆的叹了口气,暗想他刚才说出那些话简直就是魔障了。


是啊,但是一瞬间他曾想象到的画面,却是如此的让他感觉到心跳加速。在他的身侧,看似弱小,却足以令对方瞬间全军覆没的存在。两个人的身姿在数百个敌人的尸体上屹立,如此的令人感到骄傲。


一直以来爆豪胜己的部队因为他自身的特殊能力,之后就再也没被分配过来特殊兵种,现在绿谷出久的能力,刚好能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想想在战场上,有人能给你放个隐身,那简直是爽到家了。


而且………


“最伟大的守护者。”绿谷出久觉得这个内容有点耳熟,然后他开始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赶快离开!


”今日,”


“此图腾将是你无尽荣耀的象征。”爆豪胜己就这么学着某些人的语气,把这几句话念了出来。想到那天他凑巧走到了广场看到的这一幕,那个绿发的少年,手中拉开的那个图腾是如此的耀眼,那一刻,爆豪胜己突然觉得比他当时接受这个称号的仪式上,还要热血澎湃。


所以他,从心里,对这个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就多了一些关注。这也是他当时在学校出手的原因之一,一边能顺手教训一下那些没救的富家子弟,一边还能看看这个少年的反应。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您、您看、看看…”


“老子刚好那天路过,就看到了某个卡迦索的迷弟的疯狂行为。啧,该说不愧是废久么,痴汉起来的样子都当然觉得有点恶心。”


“我、我不是,呃……”虽然之前,绿谷出久也被人发现过各种对卡迦索的疯狂的仰慕的行为,但是那都是邻居啊什么的,他还没觉得那么的害羞,毕竟谁都有自己崇拜的人。但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在自己的老师面前,他现在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一定是因为,那双眼睛太像的缘故吧,绿谷出久一边红着脸,一边又看向了爆豪胜己的眸子,果然无论怎样,都觉得和卡迦索面具下的眼眸一模一样,颜色也好,那其中蕴含的灼热的温度也好,如此的燃烧着他体内的血液,鼓动着他的心脏。


“赶快给老子滚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的晨练,你要是敢迟到,就给老子做好真的跑到失去意识的准备吧。”


“是!”


终于可以走了的绿谷出久松了口气,赶快的提着自己的东西就回了宿舍。爆豪胜己则是看着人超级敏捷的溜走的身影,顿时觉得这速度要是能用在耐久跑上就好了。


“啧,这么晚了。”抬手一看表,晚饭的时间都过了半个小时了,爆豪胜己提着东西回了家,简单的做了几道菜吃完后看了会书,收拾了一下就回到卧室准备入睡。


爆豪胜己闭上眼,梦里却罕见的出现了某个沙滩,而那是他们身为变异后的鱼族再也不可能去往的地方。但那脚下的砂粒是如此的细腻,而眼前的向他微笑着的少年又是如此的让人希望,眼前的一切就是现实。


“小胜。”


“我们赢了!”


他想问赢了什么,但是又觉得没那么的重要,于是他只是伸出了手,将少年搂入了怀中。


“是的,我们赢了。”他如此的说着,落下一个吻。


而这个吻之后,是他妈的闹铃响起的真实。


“操!”爆豪胜己人生中摔碎的第一个闹钟,出现了。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