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老H ☆ Hori ☆好🌞

404 not found 👆什么妖魔鬼怪呀

爱情向只吃胜出,但是出胜也能接受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亲情向

还有别的动漫也有看

期待有人能跟我一起玩

秘密号码:2235180369

【胜出】我的老师竟是那个卡迦索 01

新的脑洞,鱼类拟人了!小久是冰海小精灵的拟人,咔酱是巨鲸拟人。大概是军校生活,老师x学生,很狗血套路的沙雕文。

人物巨ooc,慎入。

手癌晚期,请见谅。

以下为大白👇



























01.



“爆心地,斯芬特的英雄。”广场的那个高台上,身着白色长袍的祭司抬起了手,将一个印有图腾的披风展开。


台上的那位英雄,淡金色的头发上凝结了清晨的露水,那是神圣的洗礼。他面对着高台上的王座微微的曲身却并未跪下,新王倒像是习惯了对方的固执,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走下,然后接过了祭司手中的披风。


“我族最强大的战士,最伟大的守护者啊。”


“今日,此图腾将是你无尽荣耀的象征,”


“而这个名字,将只会授予你。”说到此,王将披风张开,披在了对方的身上。


卡迦索!”


“披荆斩棘,无往不胜。”


卡迦索的诞生,让斯芬特的子民感到安心。斯芬特其实是一座水底之城,这生活的全部都是能拟人化的鱼类。鱼类的这种变化是几百年前突然发生的,他们拥有了人类的姿态,并且可以在陆地上呼吸。只是似乎人类,并不太喜欢他们的这种变化。于是前任的王就带领先辈回到了水底,建造了这个水下之都——斯芬特。


“我说爆豪,真有你的。”


“不想下回在水里被漩涡碾成肉渣,就把你的手给老子放下去,白痴脸!”仪式刚结束,被授予了卡迦索之名的英雄就被另一个身着这军装的人勾住了肩膀。


“哈哈,别、别生气啊,老大。”被叫了‘白痴脸’的人很快的放下了手,然后讪讪地笑了笑。


“不过我听说,军校打算让你去担任老师。”两个人顺着小路逐渐远离了广场,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啧,老子可不打算去教那群乳臭未干的小崽子。”


“诶呀,估计那个军校的校长大人可是要发愁了。”


“啧,他发愁跟老子有什么关系。”这么说完,爆豪胜己转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留下另外一个人在原地发愁。


转眼间十年过去,魔古似乎真的被击退了一般,再也没出现过。但是即使如此,新王也依旧不敢放松警惕,要求军校要提高战士的各方面素质。


“出久,真的要去么?”


“妈吗,不用担心。”绿发的少年穿着运动衫,后背背着一个包,脸上的兴奋早就遮掩不住。


“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


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踏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步,成为军校生是件很难的事,尤其对于绿谷出久而言是更难得,毕竟裸海蝶这种海洋生物生物是真的很小,而且看起来就是那种软软的样子,即使是拟人化后和那些巨齿鲨座头鲸完全没法比。一般来讲像他这样的生物是不应该去参军的,毕竟军队最后也不会留下拖后腿的,不过或许是上天的恩赐,绿谷出久是少见的在拟人的变化中又进一步提升的拥有某些特殊能力的鱼类。


“哦哦~伟大的、的英雄。”突然传来的小孩子的嬉戏声让绿谷停住了脚步,银灰色的广场上几个孩子正玩着某种游戏。


“我族最、最强的战士啊,最···嗯···”这是忘词了?绿谷看着那个孩子手里的披风,上面印着的图案让他很快的明白这些孩子正在扮演那段最神圣的典礼。


“最伟大的守护者。”绿谷没忍住就接了起来,他一步步的走上前。


”今日,此图腾将是你无尽荣耀的象征,“说完这句他看着身边扮演新王的孩子,对方似乎也领会了他的意思,接着把台词念了下去。


”而这个名字,将只会授予你。”孩子的声音似乎与那一日王的声音所重合,绿谷依稀记得那个时候还仅有八岁的自己,看着台上的那位斯芬特的英雄,宽厚的肩膀,威严的气势,还有那酷极了的面具!


【卡迦索。】先前的光辉仍如昨日,卡迦索的名字将永久的存在,直到斯芬特的灭亡。


“铛---铛----”


“啊!糟了!!”刚才光顾着想小时候看到的典礼的样子了,这下搞不好可能要迟到了。绿谷出久跟身旁的孩子们道了别,立刻穿过早市买东西的人群。他踩着箱子翻过了围墙,然后借着杆子双手用力就登上了屋顶。现在走下面一会儿肯定要被堵在人堆里,只有走房顶才能及时赶到军校门口。


手一抬,然后一披,他的身形就消失在了房顶上。每个鱼类在拟人化的时候会连带产生一件衣服,绿谷的就是根据裸海蝶的透明特性产生的可以隐身的衣服。


“哈啊····哈啊···终于··”还好赶上了,在心里松了口气,绿谷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收回,平稳了呼吸走进了军校的大门。


“对、对不起,请让我过一下。”天啊,这些都是什么壮汉啊。绿谷看着比自己高了不知一头的人们,顿时产生了一种自己混入了什么不该进来的地方。


“哈哈哈,喂,快看这儿有个小白脸混进来了。”绿谷一抬头,就发现一个长得特别壮实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对不起,可以请你让开一下么?”绿谷并没有要跟对方引发争端的想法,他只是想快点找到自己的班级,然后给班主任上交自己的相关信息。


"哟哟哟,今儿个大爷我还就不该你让了!”


“哎。”叹了口气,果然是不打算放过他了,绿谷这么想着,抬手挠了挠自己的鼻尖,本来不想第一天就惹事的。要知道军校这种地方十分重视纪律,大庭广众之下打架这种事,怎么想也是违反校规的吧。


“喂、你们这群家伙,给老子聚在这儿干嘛呢?”一个十分低沉的声音从绿谷的身后传出。


“哈啊?大爷正要修理这个小白脸,你又是哪来的?想英雄救美啊?哈哈哈,笑死大爷我了。”都说有的人不长脑子,还有的人连眼睛都不长了。爆豪胜己严重怀疑自己今天这身军服是不是白穿了,还是说眼前的这个垃圾是真的瞎?


“额,索契大人,您好。”爆豪眉头挑了挑,看了看身边的绿发少年,看来不是白穿,那就是···


“你他妈是不是瞎?要是瞎就给老子从这里滚出去,军校不需要看不见的。”


“嘶,你胆子不小啊,知道大爷我是谁么?就算你是一个索契你也也不起大爷我。”


“哦?那老子到时要听听看,你是个老几?不过是在你给老子,半死之后。”


“啊——!”刚才还在嚣张的新生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被爆豪胜己重重摔倒了地上,紧接着就见几个校医抬着担架把已经意识不清的新生抬走了。


“那个,谢谢您。”


“哈啊?老子可不是救你。要知道如果不是那个垃圾违反了校规,他把你揍残废了,老子也不会动动一根手指。”


这么说完,爆豪胜己就离开了。绿谷出久望着人离去的背影有些出神,莫名的他总觉得这个索契的身影与卡迦索的身影重叠起来。要说唯一不像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卡迦索在他的心中是个会守护每一位居民的英雄,而刚才那位索契是个只按规矩办事军人而已。


这也是卡迦索为什么是独一无二的缘故吧,强大的、温暖的英雄。脑子里不禁又开始像各种关于卡迦索的事,这么一想就轮到了校方开始寻找他的情况。


“所以,下回要是再出现这种迟到的行为,你旁听生的位置也别想留住了。”


“是!”


果然很严格,绿谷跟着自己的班主任进了班。第一年的学习几乎是混合的,都是基础课程,所以即使是以特殊兵种衡亚为目标,一开始也要和那些巨齿鲨等体型强健的人竞争。


“喂喂,他是不是白天那个…”


“是哦,听说……”


绿谷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就听到旁边的几个人小声的议论起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开学第一天就闹了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早上的那位索契大人真的很厉害,要是自己也能那么厉害的话,是不是就距离卡迦索更近一步了?当年卡迦索也是位伟大的索契,带领着自己的军队,一次又一次扛下了魔古的袭击。


“好了,现在开始点名……”


第一节课是军史课,绿谷摊开自己的笔记本,老师讲后的东西,他很快的整理好就记到本上。既然是军史课必然是少不了那段历史,对,就是卡迦索曾创下的奇迹。


“那么有谁能讲一讲关于卡迦索这位英雄的所作所为带给你的感受?”


“老师,这有什么好讲的。”绿谷皱着眉看着开口的某个人,看起来跟早上那个故意找事的人一样,也是个富家少爷吧。


“他都是过去的人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是个古董了,让古董现在去战场,他能打胜仗?”


不远处办公室,爆豪胜己打了个喷嚏,然后被对面的校长投以关切的目光。


“没事,估计是早上那个小崽子在骂老子了。”


“嘛嘛,卡迦索您大人有大量,还是不要跟那个孩子计较。”


“是啊,不计较没关系,但是老子真的不愿意教垃圾,您明白我的意思吧?”爆豪胜己眉角上扬,手指敲击着桌子。


“明白,自是不会让他再出现在您的眼前。”


回到军史课上,绿谷听完之后一想到把老古董这个词套在卡迦索的身上貌似还有些好笑。不过老古董什么的,形容卡迦索的话一定会被揍得很惨吧。毕竟就算卡迦索对于现在而言,已经是个传说,那并不代表这个传说会因时间而陨落。


卡迦索不只象征着那个人……


“它是坚韧、强大、忠诚、永不陨落的象征。”他就这样说了出来,在全班的瞩目中。


“卡迦索是精神。”但这个称号也确确实实只属于那一个人。曾经的英勇永远是短暂的,但正因为如此人们才需要用这样的传说、这样的称号,来铭记这样的英雄。


“咳,说是精神也好,卡迦索对于我们的意义永远不是说让你们拿他当一个标准,也不是让你们徒有羡幕。”台上的老师终于开口,打破了教室里剑拔弩张的氛围。


“军史也是一样,不只是为了让你们铭记,也是为你们增添阅历和经验。”老师这么说完就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模拟海山谷的地图,然后用红色的粉笔画了几个圈,又用蓝色的粉笔画了几个圈。


“海山谷的水流等情况都十分恶劣,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因为缺乏经验,所以很难从这边穿过。这个时候魔古又从身后紧追不舍……”


“根据军史,这位索契率领着自己的部队选择先破而后立,直接闯入到了海山谷中,但是……”


“如果换做是你们,在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的条件下,你们真的能选择这条路么?”绿谷看着自己笔记本上的图,用笔在上面画来画去,思考者老师提出的问题。


海山谷因为地势险恶所以没有那个军队敢擅自进入,也因此更没有人有能力将海山谷的地图完整的画出来。在经验不足情况下,身后是战力强劲的魔古,后退正面迎击也不是明智的举动。


就这么想着,突然下课铃就响了,最后老师也没有告诉大家究竟该怎么办,绿谷用笔不断的点在山谷的入口处。


“要是这个时候能有个漩涡,巧妙的反把魔古卷入就好了。”不过这也是很凑巧的事了,不能保证刚好就能有漩涡出现。到底怎么办才好呢?绿谷完全没有发觉,自己在思考的时候一个课间就这么晃了过去。


“铃铃铃!”


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响起,绿谷被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眼课表,第二节课是体术课。


“我听说啊,咱们班的老师特别的帅。”


“真的吗?”


“是啊,据说还是外请的教师。”


身边的女生正和她的前桌聊得欢,绿谷听着她们的对话,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早上那位索契的身影。很帅而且是外请的……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都给老子闭上嘴。”伴随着门被打开的巨响,这节课的老师拿着点名册走进了教室。


“呃…”绿谷看到人的淡金色的头发,立刻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还真是早上出手的那位索契大人。


爆豪胜己用点名册用力的敲击了几下讲台,教室才终于安静下来,脑子里面都是校长刚才说的不能太过严格,他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怒火,然后开始点名。


“绿谷出久。”


“到!”


“……这是什么玩意儿混进来了?”


“嗯??”绿谷出久听了对方的话,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我是说,是谁批准你入学的!”明显蕴含着怒火的语气,让绿谷身体一颤。


“就你这小身板,加入军校来干嘛?最后进了部队去拖后腿?还是上战场送命?嗯?”


“我认为,您这么下定论也太早了!”虽然他确实不是适合参军的体格,但是几年锻炼下来,他的身体素质也不会是最差的,再加上特殊的能力……


“老子要…”


“即使!您是位经验十足的索契,也不能在没有了解对方的任何信息下轻易的说出这种话。”绿谷看着对方眼中的怒火消失,逐渐的变成了打量,然后又带上嘲笑的意味。


“绿谷出久,出久………哼,很好,你是第一个敢直接这么顶嘴的新生。你可以坐下了,废久。”


“…是?”废久是个什么称呼啊,这个老师真的莫名其妙!绿谷坐下后点名继续,然后课程就开始。


“以后直接到训练场集合,老子要是发现一个迟到的,就罚你们跑一次圈,而且是集体惩罚。”说到这儿,果然有很多人都觉得不满,叽叽喳喳的声音瞬间布满了整个教室。


“闭嘴!全体起立,外面列队。”这次的声音很低沉,但足以让绿谷出久感觉到了恐惧。那是口令,是不可违抗的存在,这位索契大人怕是真的生气了。


松松散散的站好队,绿谷因为身高的原因就站在了第一个,看着站在眼前的自己的老师,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废久,带队去操场。”


“是!”干净利落的回答,让爆豪胜己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果然这届新生里面,这个叫绿谷出久的算得上是不错的。


看着队伍被带远,爆豪胜己想起自己看的那几份文件,绿谷出久的原型是裸海蝶,先天上的劣势会让这个新生未来的路十分难走。不过这个小废物的努力还是有点效果的,之前的测试除了体术之外基本都在A到A+的水平。


“以后,多罚那个小废物跑圈好了。”爆豪胜己一边想着,一边走到操场,看着站得歪歪斜斜的学生,顿时觉得他似乎很有必要跟校长商量一下在期中考试加上一个项目,站军姿!


“第一排,报数!”


“1”


“2”


“……”


“6”


“很好第一排1号,第二排5号,第三排3、6号,第四排2号出列!”


“是!”随着爆豪胜己的口令,被点到人很快的从队伍中走出,自动整齐的走到了了队伍的前,面对爆豪胜己站好,这些新生中也包含了绿谷。


“剩下的人,让绕操场100圈,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允许你们回去上课。”


“怎么能这样!”


“就是!”


“你凭什么占用我们别的课的时间!”


“你们也可以不跑,但是今天就准备好卷铺盖卷滚蛋!”历年新生中总是会有那些不服从命令的,但是却没有像现在这样懒懒散散得不像样子的,不从现在开始整顿的话,将来迟早会成为军队里的毒瘤。


有些人嘴上依旧抱怨着,但还是开始跑了起来。爆豪胜己看着最后一个人也加入到跑步的队伍里,才把视线收回来,转而看向自己点出来的几个人。


“你们几个,50圈,去吧。”


“是!”


这并不是奖励,而是平时的训练力度,50圈是标准,100圈则是惩罚。


“啊,废久,你也跟那些人一样,100圈。”


“嗯、啊?”


“怎么有意见?”看到爆豪胜己眉头微微皱起,绿谷出久立刻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跑圈去了。


爆豪胜己看着先前开始跑的大部队,3圈下来已经出现了批次分级,不过现在也刚是个开始,跑在最前面的不一定能一直保持这个名次,而跑在最后的到不一定永远会是最后。


十分之一过去,已经有些人开始觉得腿脚不听话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又过了20圈,整体的速度开始明显的下降,后跑的几个人则是一直维持在……


“啧。”完全不行啊,后跑的人其实才过了25圈,身体体格再差也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看着已经开始呼吸不调的绿谷,爆豪胜己突然觉得头有点大。


结果到最后,100圈的人都纷纷跑完了,只剩下几个人还在操场上继续。爆豪胜己用笔在名册上点了几个点,然后让已经跑完的人该休息的去一边休息,但是不准回班。


“我…我不行了,操,我不跑了!”突然一个学生跑到爆豪胜己面前时“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绿谷差点被绊一跤,但还是勉强的支住了身子,绕开了地上的障碍物继续完成自己的圈数。


“啧,滚起来!你他妈的还有15圈呢!”爆豪胜己这么说着,眼神却压根没在那个倒下的新生身上,他一直看着绿谷用蜗牛般的速度前进。明明应该已经超出身体极限了,可是对方的眼神却变得越发的坚定,精神远超于肉体的强大,这样下去,跑完之后恐怕就直接瘫在操场上了。


“我、可我不行了,太、太累了,100圈不是人跑的吧!我要…要回去告诉我爸…让、让他……啊!你、你敢打…”


“他妈的揍的就是你!”爆豪胜己蹲下一拳就挨到了对方的脸上,然后一把揪着人的头发。


“你跟老子说!你丢不丢脸!嗯?”


“我、我有什么啊!”爆豪胜己现在恨不得把这个垃圾的头发连着头皮给揪下来,这种没毅力的就该滚出去!他妈的真是给巨齿鲨丢人,一个天生体格强劲的人,最后还不如一个裸海蝶。


“你有什么?你给老子看清楚!”


先在操场上只剩下绿谷出久一个人了,他还有三圈就能完成自己的任务了。可是明显的,他的腿早就不听使唤,身体多次的倾斜,有些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就要摔倒了,就快不行了。可是他只是打颤的腿猛得又有了力量,把身体的平衡找了回来。


“一圈本身一分钟就可以完成,他现在一圈的速度将尽2、3分钟,这并不是在夸他,按理说这样的速度最后是无法进入军队的。但是…”


“老子现在依旧为他感到骄傲,坚持、不放弃,你们随口就可脱出的自己拥有的优点,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拥有着。”


“要是还想给自己留点面子,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学校,军队不需要既不能豁出性命去努力,又没有足够实力的人。”这么说完,爆豪胜己松开手,然后走到跑道上。


绿谷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糟糕,倒不如说是意识到很糟糕,实际上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操纵着自己的手脚,他只是记得圈数还没完成,他只是记得自己不能到下,然后他眼前就浮现出了那个身影。


【卡迦索是精神。】


是的,这句话不是说给别人听的,是说给他自己的,卡迦索是他的精神。终点线前,模模糊糊的有个身影,阳光照在对方淡金色的头发上闪闪发亮,就如那日典礼上的那个人一样的……


“行了,都回去吧,我负责把他送去医务室。”这次爆豪胜己命令一下,新生们都乖乖地照做回了教室。


“喂,啧…一点意识都没了么?”将人扛着,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蛋,爆豪胜己件对方迟迟没有反应,正准备做进一步的举措。


“我做到了……”弱弱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那是一种终于成功后的略带喜悦的声音。


“卡迦索大人。”


“什么狗屁的卡迦索,要是让卡迦索看到你这么狼狈的样子,不得笑死。”爆豪胜己一把把对方扛到了肩上,他一步一步走得很稳,尽量不颠簸到已经昏睡过去的人。


在快要进教学楼时,他又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操场,缓缓地开口。


“但是,你今天是最出色的,”


“废久。”


评论 ( 14 )
热度 ( 31 )

© Horizon☆老H ☆ Hori ☆好🌞 | Powered by LOFTER